旧文(二) 中美货币发行制度浅析——兼论提高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政府的独立性

成文于两年前,供批判。现在我的观点已和当时大不相同。贴此旧文记录过去的岁月。

在货币发行这一基础性问题上,中国和美国的制度是有根本不同的。两国的不同货币发行制度让人民币和美元变的非常不同。同时我们还将探讨中央银行相对于政府的独立性,在基础上论证提高中央银行相对于政府独立性的极端重要性。最后我们将探讨与人民币发行息息相关的外汇储备,提出方案解决中国目前不合理的外汇储备现象。

(一)   中美货币发行制度是根本不同的

美国政府并没有直接发行美元的权利,只有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才独享有美元的发行权。美国政府只有发行美国国债的权利,通过国债在美联储的抵押,美联储才发行了自己的银行券,也就是美元。而美国政府只需承担抵押在美联储的国债利息,并不需要偿还这些国债。因为如果这些美国国债被偿还了,那么美元就失去了抵押品,变成了彻底的强制货币而非信用货币。由于美国国债是用美国未来的税收做抵押,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资产,所以建立在它之上的美元便有了足够的保证。

反观中国,大部分的人民币是通过承兑外汇尤其是美元资产来发行的。现在的情况是每收到1美元外汇就发行6.8人民币。在绝大部分外汇没有与之对应的特别国债的情况下,中国通过外汇承兑的方式发行了大量的人民币进入资本流通领域,通过中国劳动力的加工变成产品出口换取大量外汇从而再次承兑出人民币。在下面的讨论中我们将论证这种制度的弊端。

(二)   美国货币发行制度约束了货币发行

通过以上的介绍,我们知道美元的发行必须通过3个机构:美国政府,国会和美联储。政府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发行国债,但是国债发行的额度必须要通过美国国会的批准,这样就直接使得美元的发行有着三个不同的相互独立的机构进行约束,使得美元的发行变得极其谨慎。之后我们还会说到,由于特殊的规定,美联储不能在一级市场直接认购美国国债,这样使得美元的发行还要考虑到美国国债的供需状况,使得美元的发行变得不在随意,不能由政府,国会或者美联储单方面说了算,而是要审慎地根据实际情况来发行。宋鸿兵在《货币战争》中对于美元的滥发颇有微词,其实这是他为了警醒世人做的一种艺术的夸张。美元的发行体现了美元资产跟随美国社会财富和生产力的增值,而不是通过滥印钞票稀释美元的价值。

(三)中国的货币发行制度让货币供应量失衡

相比较美国的国债发行货币,中国使用外汇发行货币就显得问题多多。在货币链中,中国通过承兑美元发行的人民币通过某种途径又变成了外汇储备再次承兑出人民币,这样产生了一部分无中生有的人民币,这部分“新”的人民币是通过“旧”的人民币加工转化为外汇储备变出来的。这样实际上形成了一个货币的乘数放大效应。假设初始承兑外汇发行的人民币有a(0<a<1)比例投资了出口企业,然后再次通过出口变成外汇储备,那么经常多次以后的承兑,就会产生1/(1-a)倍的货币乘数放大效应。难怪乎中国会有那么多的外汇储备,中国的狭义M1和广义货币M2的增长速度是惊人的。这是因为这种货币发行方式实际上架空了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权,使得出口企业的出口凌驾于中央银行之上成为中国的基础货币投放单位。这样只能使得中央银行被动地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准备金率的调整来调整整个市场的货币容量。在出口不断增长的同时,伴随着外汇的增长,人民银行只能一次次的提高准备金率和一次次的发行央票和进行正回购操作来收紧市场流动性。这种依赖外汇的货币投放制度会直接导致通货膨胀的蔓延,形成出口越旺,外汇越多,人民币越多,通胀加剧的恶性循环。

同时人民币的发行便紧紧地与人民币对于美元的汇率息息相关。中国目前实际执行的只盯美元的盯住汇率政策。出于自身发行货币的需要,人民币现在只能紧紧盯住美元,生恐人民币对于美元的比价有大的波动。但是人民币不可能这样一直紧盯美元,总有一天人民币对于美元要升值,这样直接导致货币的投放量和人民币汇率紧紧相关,使得人民币的投放处于一种依附汇率的情况。这样一旦人民币对于美元有大的波动,人民币的投放数量也会产生大的波动,这对于保持人民币的币值稳定是极其不利的。

(四)中国外汇储备的尴尬地位

众所周知,中国已经成为了美国的最大债主,成为了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但是细究中国的外汇储备尤其是手上的8000亿美元美国国债,却感到十分的荒唐。中国手上的外汇储备和日本之类的是很不一样的。日本政府的外汇储备是通过发行特别国债或者使用政府自由资金获得的。但是中国的大量外汇储备是通过出口企业获得的,结合中国的货币发行情况,我们感到十分的荒谬。中国的外汇储备是通过大量的由外汇储备发行的人民币重新获得的。这样使得美国人只要不断的买中国产品,同时把国债卖给中国人就能稀释中国的人民币价值。等于是中国的出口企业和善良的劳动人民不停地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给美国人做商品,同时换来的是手上的人民币被稀释和外汇储备的增加。出口创汇变成了出口创造人民币创造通货膨胀创造钱的贬值。同时,中国不仅使用这些外汇储备来发行人民币,还用这些外汇来做别的事情,例如给中投注资还有给贫困国家捐款。这简直是个笑话,等于是中国政府可以没有成本的注资商业银行和给贫困国家捐款,同时发行新的人民币。

(五)抵制央行对财政部的透支,提升中央银行的地位
中美的法律不约而同的明文禁止中央银行对国家财政的透支。美联储是不能直接包销和认购美国政府的国债的,于是美国政府只能从个人或者外国政府手里买进国债来进行抵押。这样直接抑制了政府滥印钞票的冲动。使得政府这个“通胀制造机”不能通过不负责任地滥印钞票来使人们手上的美元贬值。我们可以看到近半年来美元没有像宋鸿兵先生说的那样朝着归零的路上走去,而是一路高奏凯歌。美国的货币发行制度的精髓就是限制政府这个制造通货膨胀的怪兽。禁止美联储直接认购美国国债有效地避免了美国政府通过美联储来填自己财政的窟窿,使得美元可控规模的发行,使得美元的发行依赖于市场的供需,实现了美元发行的市场化,从源头上杜绝了通货膨胀。

《中国人民银行法》第28条规定人民银行不得对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从而在立法上防止财政透支。但是由于中国人民银行隶属于国务院,是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没有独立的货币发行决策权。这样直接导致政府凌驾于中央银行之上。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得听命国务院,人民银行的人事任命得听命于国务院。失去了独立性的中央银行将会成为政府的傀儡,使得中国政府制造通胀变得不可控制。相比较美联储直接对国会负责,中国人民银行只对国务院负责,人民银行的行长也是国务院总理提名的。失去了货币决策权的中央银行也就失去了中央银行本来的意义。我们知道,中国人民银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持人民币币值的稳定而不是保持人民币对于美元的稳定。失去了货币政策的制定权也就失去了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的决策权。希望全国人大能修改《中国人民银行法》,让中国人民银行直接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而不是对政府负责。使得人民银行和中央政府处在一个级别上而不是上下级的地位,赋予人民银行行长更大的权利。同时撤销国务院对于货币政策的决策权,让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直接行使货币政策决策权,使其行使等同于美联储理事会的责任,由现在单一的行长负责制变成理事会负责制。同时规定政府有权任命但不得撤销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仿效美联储的制度,错开其与政府的任期。这样才能保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从而保持人民币币值的稳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