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一篇

人艰不拆。社会看多了也不想说什么了,虽说faculty无数的学术成就是建立在phd和薄厚的一腔狗血上的,但我依然对选择这条路无悔。

传说萨缪尔森从科学界转到经济学界,能够拉高两个学科的平均智商。我觉得经济学家太受到鄙视了。当然,目前经济学科的绝对难度是远远低于纯粹数学和物理的,基本还停留在19世纪理论科学的研究水平。数学工具刻画物理尚且不够用,刻画更复杂的人性那就更不够用了。有人在网上说怎么着一个冬令营级别的同学去搞经济学,绝对能搞出点名堂,因为智力水平摆在那里,经济学理论不行是只有一帮三等奖水平的家伙在搞。现在,连IMO满分金牌都去搞纯粹经济理论了,我相信这个学科未来是有前途的,绝对不是什么数学学不好才被迫去搞经济学的。

很羡慕北美搞数学  物理 化学  生物 计算机和统计的 同学们,清北帮和科大帮已经形成了气候,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打电话给通讯录上的本科同学,就能解决了。很遗憾,我这个学科还做不到这一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