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游记

 

今年5月下旬,我和锦程去了一次杭州,感受到了杭州的山山水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作为苏杭美景的典型代表,更有江南气息。见惯了大山大水的迁客骚人来到这温柔妩媚的江南城市,也会别有一般滋味。

从上海南站出发,我们选择了一个数字打头的普快列车前往杭州站。这样的数字开头的火车现在已经很难得一见了,上了车才知道这个车是从齐齐哈尔开出来到杭州的,开到上海已经过了行程的一大半了。为了赶上这班火车,我们坐上了五号线往莘庄方向的头班车。我几乎从没见识过清晨的闵行景色,在被吴泾化工厂熏得有点雾蒙蒙的景色里,我们踏上了前往杭州的绿皮火车。

坐上这车,也没有想象中的蛇皮袋满地扔的景象出现,现在即使是数字打头的火车也没有二十年前农民工排队进城时的各种凌乱状了。火车慢悠悠地开了两个半小时,终于抵达了杭州站。其实这辆火车本可以提早到达杭州站,但是为了满足它“慢车”的定义,在到达杭州站前五公里,它以自行车的速度行进了大约半小时。兴许这是为了满足坐快车乘客的心里满足感吧,否则凭什么快车的票价要比我们这辆慢车高的多哪?

下了火车我们住进了背包客小店。这个小店的布局很特殊,每种类型的房间都各有一户。这样的小店报价比一般的旅店低,又能住的距离西湖近,相对来说是理想的旅行选择。放下行李,我就和锦程一起同游西湖。那日的气温并不是那么高,大约30°多一些,很适合游览西湖的美景。我们从白堤走起,走过了大诗人白乐天所造的白堤。白堤两岸缺乏成片的树林遮荫,我俩只好快步前进避免过于强烈的阳光直晒。其实白堤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大概仅仅是因为我们肚子饿了,两岸也没有可供我们休息的长椅罢。

中午吃饭我选择了杭州最有名的楼外楼。先人有诗赞曰: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坐落于苏白两堤之间的楼外楼,楼外楼招待了无数的中外游客,也是观赏西湖美景的绝佳之地。楼外楼最著名的美食就是西湖醋鱼和东坡肉了。西湖醋鱼是一道对厨师火候要求极高的菜肴,火过一分就老,欠一分就生。我选择了口感最嫩的笋壳鱼作为西湖醋鱼的原料。上桌之后果然醋味完全融入鱼中,鱼肉入口即化,甚至无需牙齿的咀嚼就能下肚。这份鲜嫩与糖醋的交织正是楼外楼屹立于西湖畔几十年不倒的源泉。一招鲜吃遍天,楼外楼以它独树一帜的养鱼方法和精湛的烹饪技术把西湖醋鱼的鲜嫩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这一点上,外婆家之类的杭帮菜馆便是差的很远了。而作为杭州一绝的西湖莼菜羹却是另外一道美食。西湖莼菜,滑嫩清香,汤纯味美,烧出来的汤漂着一层薄薄的莼菜特有的油汁,吃到嘴里好是清爽。这楼外楼乃是外地游客来杭州美食的第一选择,的确是不虚此行。

过了嘴瘾,自然不能不过眼瘾。西湖美不胜收的景色在苏堤上展现的一览无余。微波粼粼的西湖湖面,三两个船夫在岸边休憩聊天,伴着一艘艘满载游客的轮船,和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头遥相呼应。漫步于苏堤,时而看见岸边的垂钓爱好者钓上几斤重的活鱼,时而瞥见赛艇队的运动员在西湖中挥汗如雨,暖风拂过脸颊,佳人在侧颇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出世感受。愿我成为那西湖中的一叶扁舟,载着四方游客浪迹山水,也不失为人生的一种境界。千年之前,大词人苏东坡为杭州城的百姓疏通河道,留下了这万古长青的苏堤和脍炙人口的丰功伟绩。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子湖畔,留下了大词人的浪漫抒情,为后世子孙世代传唱。我等漫步于这苏堤春晓的午后,享受着先人的荫泽,又怎么能不对东坡居士表示内心最深处的感激。苏堤的暖风,伴随美景佳人,让我的身心得到了由衷的放松。愿这苏堤的美景永远留在我心底的最深处,也愿这苏堤的暖风继续流传千年,温暖后人。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微波荡漾、山水交织、层峦叠错的西湖美景完全地展示了江南风景的特点,实在是令得无数仁人志士流连忘返。这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人与自然的和谐一体。江南作为中国最富饶的一片土地,自然也为中国商业气息的萌发奠定了坚实的自然基础。

在品尝完知味观精致的点心后,我们踏上了第二天的旅途。坐着如同过山车般的公交车,我们到了龙井路。这龙井路上遍地都是卖狮峰龙井的茶农,我们选择了一家茶店要了几斤明前茶叶。茶农还非常热心地给我们介绍了区分好茶叶的方法,让我们对于中国茶道有了粗略的了解。这喝茶的习俗,是中国人特有的调剂生活的方式,也是我们千百年来文化代际传播的一种象征。泡一杯明前好茶,与三两小友聚上一下午,就是中华民族家和天下行的血缘文化传统的一个缩影。不能不说中国人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民族,从吃喝住行无不如此,这种微妙的茶文化,绝非老外所能轻易想象。这样的一个建立在浓厚血缘文化上的民族,是最不容易灭亡的。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浓厚的朋友老乡圈成就了中华文明独有的地域商圈。

漫步于九溪十八涧的小溪中,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绿意盎然。整个杭州城是一个有着深厚绿化传统的城市,从遍地的参天大树便可知这个城市重视绿化栽培已经有着悠久的传统了。我们不可能在一瞬间种出参天大树,前人时不经意间的树苗之举给后人带来了巨大的荫凉。九溪十八涧就把杭州城的绿化传统发挥到了极致:小溪从茂密的树林茶林中流淌,奏出和谐的自然泉水声,伴着三三两两趟水而过游客的欢呼声,演绎了一曲现实生活中最动听的交响曲。漫步九溪十八涧,我们甚至看到了不止一对在此处拍摄婚纱照的新人。此处的确是一个婚纱取景的好地方。此时此刻,我和锦程感受到天底下不仅需要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雄浑壮美,更要有涓涓细流延绵不绝的小家碧玉。这动人的和谐也许能比惊涛拍岸给我带来心底里更难得的平静。在这一个日趋浮躁的社会大环境中保留一丝难得的安宁岂不是一件令人拍案叫绝的设计呢?

在游览了弘一法师出家的虎丘后,我们又回到了西湖边上的河坊街。没有了上海南京路上的花灯璀璨,河坊街给我一种宋代原始商业文明的感受。虽说有不知趣的店铺放着噪声颇大的现在摇滚音乐,但这并不能破坏杭州西湖畔的安宁。南宋王朝能屹立于临安一百多年不倒,能数次拒金兵于国境线外,不得不说看似手无寸铁的大宋王朝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战斗力。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样一种情怀使得南宋军民同仇敌太,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抗金兵残暴的侵犯。一介武夫又岂能主导这灿烂的江南文明哪?蒙古人虽然靠着金戈铁马征服了文明高度发达的宋朝,拿起书本他们就感到无比的自卑。统治中原90年后这等的野蛮民族还不是乖乖地滚回草原放羊去了。长期来看野蛮的确是无法征服文明,而只能会被文明所同化,或者是选择灭亡。

晚上在西子湖畔的新白鹿餐厅吃了顿肚皮滚滚圆的晚餐,新白鹿餐厅是原来走低价平民策略的白鹿餐厅改名后建立的。其超值的价格和不错的美食真是让我们吃到了食堂的价,大饭店的味道。也难怪乎上海南京东路上新开张的新白鹿餐厅每天都是爆棚,五块钱一大碗的糖醋排骨真是在这个物价飞涨年代里菜单上不多见的美味了。最后两人一抹嘴才75元,我们都有一种在中国餐厅吃饭留小费的冲动了。

满足了肚皮的快感,我们领略了杭州西湖堪称绝美的夜景。7点半开始音乐烟花秀,亮出了杭州城百姓赞美这西湖美景的最强音。这美妙灿烂的烟花伴着西湖晚上阵阵暖风,将悠扬的音乐演奏演绎出了杭州城市温柔精神中的刚劲。临安城南靠钱塘江,北接大运河,是江南游子心中最温暖的家,更是南宋边境战士一座永不攻陷的精神支柱。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联营。看似文弱的两宋文明却能屹立于中国历史319年,超过唐明清,绝非一群村野匹夫所能捍卫,而是看似柔弱的文人骨子里的豪情与铮铮铁骨所造就!既能挥毫撒磨,亦能拔剑披甲。在历史走过了834年后的今天,我们感受到了大风大浪后的临安城的安宁和豪迈的共鸣。也罢,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和锦程踏上了回家之路。坐着高铁,我似乎并没有觉得高铁比绿皮车舒服很多。难道是我感受了千年古城后有了太多追思过往的文人情结?也未必。总之觉得,高速运行中的火车同样也会抹去旅途中欣赏窗外美景的乐趣。古人游历山水,往往花费一两月甚至更长。今人借助着发达的交通网络,行程中的规划很可能精确到分钟。这样的一种旅行方式是否抹杀了游山玩水本来的初衷哪?总是希望在最紧凑的时间安排里看到最多的美景,吃到最多的美食,排到最好的照片。这也许是现代人和古人所不一样的追求吧。

杭州,江南的明珠,让我流连忘返。我在想,千年以后的杭州是否能在这高速发展的未来保持她应有的古朴和安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