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学习的理念及若干

 

        当我坐在讲台下面听一个我们专业的老师介绍他最近的研究工作的时候,我感到了很大的悲哀。一个旅美16年的学者,在他38岁的时候还在做最简单的计量模型,研究读不读高中和工资收入的关系。这也许是一种生存在美国中下层学术圈的华人老师日常的工作节奏吧。对于终身教职到手又没有很多想法的教工来说,在终身教职上终老一辈子其实和在中国的银行里坐柜台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银行的员工是日复一日地重复同样的工作,而拥有终身教职却缺乏科研的教工却是年复一年地从事同样的教学工作了。

       小的时候,我觉得初三的化学老师很可怜,每年都在教一样的课程炒冷饭。等我慢慢大了,我发现社会上大部分的工作远远达不到是一年重复一次的标准,可能每周甚至于每天重复一次。对我来说,真正有意思的工作是能不断接受新的挑战,甚至于把自己的兴趣变成工作的职业。但这样的职业实在是太少了,往往有着很高的进入门槛,使得大量有天赋的学生没有办法去做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我们发现,当绝大部分的人上班后,重复机械的工作使得他们停止了学习。或许是因为工作太忙,或许是周围人的羊群效应,使得很多热爱思考的人慢慢也停止了阅读和思考,却走上了社会安排好的人生轨迹。八小时上班,八小时睡觉,剩下的八小时无所事事。

我在本科的时候旁听了大量的课程,我一直很意外为什么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课除了规定要选的学生外,就没有其他的学生去听?这些课程不仅学生可以去听,教职员工也可以去听。但我也没有发现有一个教工坐在教室里去听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课程。很确定的是,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随机图论和模式识别这些东西在未来有着广阔的市场,但我却没有发现任何教工敢于放下身段坐进教室去学这些新的东西,也没有教工敢于放下身段坐进教室里听一些充满哲理的人文类课程。学校已经为他们提供了最优厚的思维碰撞环境,但很少有人这样去做。思来想去,真正的爱读书有想法的人是不多的。如果仅仅是为了面子而不是李子去做学问的话,做出来可能都是些表皮功夫。

       正如我老板所言,我们不能为了发表而发表,我们要为了满足表达的冲动而去发表。为此,我们要树立起终身学习的理念。诚然我们需要去迎合大众和裁判的口味去做学问,但更重要的是要为了我们心灵深处的求知欲去做学问,不然,这样的生活就和银行坐柜台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了。最近有人做了一些分析,得出女性学生比男性学生在一开始能发表更多的论文,但是后劲不足。邹至庄教授也批评男学生不要好高骛远,不要梦想着重构整个架构,而是应该先发表一些小问题,从小处着手。对于这个问题,每个人也许都有不同的看法。但如果所有人都在做谋求发表的小问题,也就没有人去成为华尔斯和吴宝珠了。这些仅仅是为了谋求发表而发表的问题,从长远的角度看没有什么价值。诚如吴宝珠所言,很容易就能解决的问题没有价值,他追求的是用一生的时间做一件他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