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教职制度

目前的美国终身教职制度是上世纪40年代由美国教授工会和各个大学协商达成的。具体的来说,这样的一个制度是美国教授工会和各个大学讨价还价得来的结果。为了保障大学教授的学术独立性,美国大学不能无故解聘拥有终身教职身份的教工。也就是说,在美国,大学终身教授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唯一的永不失业的职位,也是我们中国人说的真正意义上的铁饭碗。

在终身教职执行的七十年间,这个制度充分保障了大学教工的学术独立性,使得大量的优秀的科研成果得以发表。拥有终身教职的教工也不用担心失业和薪水问题,可以安安心心地继续从事尖端学术研究。但是我们发现这样的一个制度已经日益不符合现实需要,有大量的学者要求对现行的终身教职制度进行改进,使其更好地适应21世纪的需求。

总的来说,终身教职最大的弊病其一就是很多老师拿到了终身教职后就不好好干活,其二就是教工对于理应成为本职工作的教学毫不关心,很多老师为了发表高水平的论文而荒于教学,拿一些现成的ppt来糊弄学生,甚至随意缺课、迟到、早退。这样的现象已经在美国的高校中发生,并且给新毕业的工作市场上的新人带来很不好的错觉:我可以为了我们的终身教职而牺牲学生的利益。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几乎是无法解决的,所有带有终身性质的工作都不能保证拥有终身教职的教工不好好工作。事实上在全世界各国都有很多终身教授都不好好工作,大量的科研经费被浪费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为了那么几千个人中才能出现的一点点伟大的发现,值得我们花很多钱去养很多懒汉,为的就是那千里挑一的灵感。对于第二个问题,最佳的解决方式就是把教学绩效的考评纳入终身教职的评价体系中:首先可以在评定终身教职的时候引进教学绩效评估;其次在评定完终身教职后,可以把教学质量和工资待遇在一定的区间范围内挂钩。这样既可以保证有终身教职的教工拥有学术独立性,同时也给予教学足够的激励机制,以绩效工资的形式对教工的教学情况进行奖惩。

当然,随着信息化时代的来临,我深以为我们的下一代不会重复我们的道路,不再需要千里迢迢甚至万里迢迢赶到教室里去上学。高度发达的无线网络使得公开课系统日趋成熟,未来的学生坐在任何角落,都可以方便地接收到各个级别的不同难度的课程训练。在未来大学的功能更趋向于研究所和科研院所,而不是一个主要承担教学任务的场所。如果是这样的话,现行的以科研成绩作为所有评判标准的衡量体系才能发挥最重要的功效。但在今天,中国的大学盲目复制照搬美国的终身教职评价体系,只会导致老师上课日趋懒散不负责任,学生在课堂内觉得毫无收获。如今年长的老师还受着传统价值观的约束,大部分还在兢兢业业地上课,而年轻的教师尤其是海龟,接受到了美式的偷工减料的上课模式,把这套东西照搬到中国来,于是偷懒/迟到早退大面积地蔓延到教学过程中,使得广大学生越发觉得上大学没有用。在中国大地上的第二次“读书无用论”盛行。说到底,中国人不是觉得学习没有用,而是觉得如今的大学教育体系越来越没有用。中国人盲目照搬美式职称体系,在目前看来是犯了“拿来主义”的教条,不是说美国的大学全世界第一就说明美国大学的所有都是好的。至少,在终身教职这一整套评价体系中,教学的权重不应该被完全无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