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大厦与纽约

这是我严格意义上第三次来纽约。第一次我是随着CYDP项目来的纽约,大致呆了三周左右,第二次是专门打飞的到布鲁克林考gre sub数学,结果拿了一个还凑合的分数,上次的纽约之行主要任务就是考试,所以也没有很多的娱乐时间。这次来纽约,我和锦程有着充沛的时间,于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参观位于第五大道34街上的帝国大厦。

纽约的世贸中心双子塔以前是俯瞰纽约曼哈顿的绝好观景台,但是随着911的两声巨响,纽约人只能现在只能在帝国大厦上俯瞰曼哈顿全貌了。其实在登帝国大厦最佳的时间是在傍晚,因为此时登楼,既可以看到纽约的白天景色,也有机会欣赏到华灯璀璨的曼哈顿夜景。相对于上海来说,北美大陆的地理位置更不适宜人类生存,纬度高冬天寒冷多风,湿度又非常低,很容易出鼻血。十一月底的纽约,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就落山了,下午四点多可能就是帝国大厦最好的观景时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机会在傍晚时分登顶帝国大厦,这未免显得有些遗憾。

记得我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登顶当时亚洲第一高楼金茂大厦的时候,我很不适应高速电梯,但这一次,我坐纽约帝国大厦的电梯就没有这样的感受。兴许是随着我岁月的增长,我逐渐适应了在垂直方向上的重力加速度。通过一次电梯换乘后我们到达了帝国大厦的86层观景平台,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过程后,我们一行四人终于全副武装,踏出了由笼子保护的玻璃幕墙,零距离接触曼哈顿全景。

同游帝国大厦中四人中,有一位北大的物理博士既不带帽子围巾,也不戴帽子,用最淳朴的方式面对美东高空中的大风,这和帝国大厦武装到鼻子和眼睛的保安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许是因为我们只登顶十五分钟而他们需要登顶一辈子吧。看来高处不胜寒这句古谚在此处显示出别一样的哲理。若是一生登顶一次帝国大厦,那绝对是终身难忘的回忆。而如果每天站在全纽约人的头顶,那再好的风景也抵不过高处的严寒了。朱元璋在当了皇帝后,总是希望御膳房做出他小时候最鲜美的菜汤。全中国最优秀的厨师,花了很大的努力也无法满足朱元璋这个梦想。后来有一位大胆的厨师主动要求朱元璋不吃一天饭,然后端上了一碗普普通通的菜叶汤,朱元璋这才找回了儿时当和尚的时候吃到的饕餮美味。

帝国大厦向南望去,便是曼哈顿的downtown,那是美国金融业的骄傲,也是全美国挥之不去的忧伤。新建的纽约曼哈顿主楼已经接近完工,但这并不能掩盖美国人对于世贸双子楼的思念。在帝国大厦顶上,我很难以想象亲眼目睹双子楼倒塌的纽约人是如何从这一个历史性的悲剧时刻中恢复过来的。我也看到了曼哈顿的华埠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曼哈顿的东南角。中国人的伟大是体现在一个无比艰难的环境中谋得了自己的一块领地。据介绍,纽约的曼哈顿本岛唐人街本是由一些广东人和福建人建立,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意大利人街划canal street而治,双方的领地面积差不多。但随着华人几十年的勤奋经营,曼哈顿唐人街上的华人街已经大幅吞并了原来的意大利人领地。红色的解放区已经把蓝色的意大利区包围得只剩下了四个街区,意大利人区不得不改名为little italy。从这一点上,我由衷地为我的同胞感到骄傲。但为什么上帝不愿意眷顾中国人自己,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背井离乡,在百年间划着小木船横跨太平洋,跳进冰冷的加州海水中游到墨西哥,再越过美墨边境的重重障碍来到美国开疆拓土,这实在是令人值得深思的一点。说实话,中国地大物博之程度超过美国,但资源丰盛并不代表国力强大,民众聪明勤劳并不等于能够生活安宁富裕。可以说,美洲大陆中的拉美国家,其资源丰盛和温暖程度远超北美。为什么英国人占据了西班人都不要的北美大陆后,可以在这片风大干燥冬季漫长寒冷资源也不富饶的土地上开创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是非常值得深思的一个问题。资源富饶不等于国力强大,气候温暖湿润不等于生活环境舒适。往往,资源的富饶还起着反作用,北美大陆最富饶的拉美是全美洲最动荡的地区,资源往往还给他们带来残暴和灾难。当然,问题不是出在资源本身身上。

IMG_0466 IMG_0467

帝国大厦往西望去去,便是纽约的哈德孙河,望着这条河流,我想起了英勇的全美航空1549号航班迫降,飞行员高超的飞行技艺不仅挽救了一飞机人几十条的生命,还给深陷金融危机中的美国带来巨大的希望,这一次,失事的航班不仅没有损害任何人的生命,反倒激起了全美国人战胜金融危机的勇气和决心。在我们登顶的十几分钟内,西边的风比较大,我们也不得不赶紧离开了帝国大厦西侧的观景台。

方向感极佳的我面朝北面,就看到了和南面不同一样的风景,那就是纽约最著名的中城区和中央公园。西北角正在举行感恩节游行,从三百米的高空俯瞰梅西、时代广场和游行的人群彩车,我感受到了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氛围。只有站得更高,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的更远。至少在帝国大厦顶上,我体会到了这份古仁人的胸中大志。有人说,北京大学的学生有着一种哈佛学生都难以企及的豪情壮志,抱着为天下而读书之己任而前进,这绝非大多数的哈佛学子只求一份中上层的工作的安稳心态可比。无论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室里,还是在纽约曼哈顿帝国大厦的高楼上,我们都感受到了北大学生作为中国最高贵灵魂的存在。再多的高楼也无法比肩人心中的大厦,同样的,再美的风景都比不上人心中的美德。中央公园是纽约的象征,象征着高楼中的一丝安宁。纽约人放弃了开发房地产带来的暴利诱惑,还高楼林立工作节奏快速的纽约城一丝宁静。这份远见值得我们每一位炎黄子孙深思。不知道习惯高强度工作节奏的吴秀波和汤唯在帝国大厦上拍摄北京遇上西雅图时是怎么想这个问题的。此时此刻,我们站在吴秀波和汤唯拍戏时一样的地方,感受也显得颇为不同了。远眺中央公园以北,可以看见哥大的校园,这座常青藤名校占尽了纽约的天时地利,也成为了全纽约人的骄傲。但我总觉得,地处繁华闹事的纽约,哥大缺少一种精神上的宁静和独立不羁的洒脱。

从帝国大厦东面望去,便是纽约著名的东河了。我大学本科里的好兄弟就住在东河上的罗斯福岛上,在不通地铁的日子里,罗斯福岛上的无车一族只好通过缆车进出罗岛了。相比较帝国大厦南北两侧的风景,东西边的景致便差了许多。这应该是曼哈顿南北狭长而东西局促的缘故吧。

我们一行四人欣赏完了帝国大厦的风景便结束了参观之行。令人遗憾的是,帝国大厦ps而成的官方纪念照片要卖二十美元一张,做工也不是那么精致。我们在想,在照相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帝国大厦要卖一张合成照片二十美元,是不是显得有一些失策哪?

回想起我登顶金茂的儿时经历和我众多次外滩游览经历,我还是更怀念上海浦江两岸的美景,万国建筑配合浦东鳞次栉比的高楼,构成了历史和现代的交相呼应。但如今,雾霾笼罩着上海,也掩盖了浦江两岸的壮美景色。作为在外滩边上出生并长大的上海人,我感受到了莫名的悲哀。而且,在可以遇见的十年间,上海的空气质量将会进一步下降,向着北京的趋势迈进。实证甚至证明上海的空气污染和低温正相关,和风力负相关。也许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只能乞求高温和大风驱散上海的雾霾了。到时候,再好的浦江风景只能化大雾中的一点隐约和游人心中的一丝遗憾了。但愿这种遗憾不要持续萦绕在上海人心中,带给人心中的挥之不去的雾霾了。

缅怀既往,聊当一哭。衷心伤悲,掷笔三叹。若人不存,风景又有什么意义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