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的未来

 

            也许二十年后的今天,人类不再需要再像今天的人类这样,为低效的互联网和移动终端而中日忧心忡忡。到那个时候,我们不再需要再在纽约的地铁上寻找那难得一见的wifi信号,也不需要在寒风中背着大包小包艰难地腾出一只手从口袋中摸出手机定位。可穿戴装备和C2B式的新一代互联网服务将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主流,真正实现人类与机器的交汇融合。

            首先的突破口就是身份认证系统和个人终端的整合。现在美国有一个创业项目是把诸多的信用卡身份卡转化到一张卡上。但是我不是很看好这样的数据整合:第一我们还需要时刻把这张卡带在身上,和手机放在一起显得颇为格格不入;第二安全性依然不足,这张卡不仅不能降低支付风险,反而增加了被盗后产生巨大经济损失的可能。一个很好的想法就是把全球身份验证系统和支付系统融合为一体。这可能是一个工程量浩大的系统性工程:世界上大量的金融机构、信用卡公司和提供会员服务的网站和企业不得不把他们的数据库共享,使得所有的人不需要记住大量复杂的密码同时携带大量不同的证件才能使用这些不同公司的服务。到那时,随着模式识别技术的深入发展,人类无需携带任何证件或者记忆任何用户名密码就可以快速便捷地使用不同公司的服务,而无需担忧任何身份被盗问题。这在全球技术和制度日益趋同的未来是可以实现的。当然,这项工程是一个非常浩大额系统性工程,牵涉到各种技术壁垒和国与国之间的社会政治文化架构差异,也不太可能在短短的一二十年间完全实现。但可以遇见的是,在不久的未来会有不少身份联盟出现,就好比现在我们可以用QQ账号登陆不同的网站一样。然后这样的联盟会不断打破地域的壁垒逐渐合并,最后形成高度一体化的全球信息联网和身份认证机制。具体到技术细节上,目前还无从得知,可以是指纹识别也可以是视网膜或者人脸识别,亦或是某种我们今天还没有想到的身份认证方法。在这样的全球高度一体化的身份体系下,市场的交易成本会大幅度降低,作弊的人很可能在全世界各处碰壁,无处生存。这种全球高度一体化的结果会进一步地提升市场的交易效率,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或者按照经济学的术语,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

            人类数字化是大势所趋,按照孙正义的说法,所有的人都不得不接受一个人类逐渐电子化的过程,不适应的人终将会被慢慢淘汰。这个过程就好比人类发明火把之后不善用火的人无法生存下来一样,在未来不能接受人类电子化过程的人会失去生存空间。有未来学家预言人类的未来是聪明的大脑袋和无力的四肢。从现代全世界青少年身体机能下降的大趋势来看,这是一个大势所趋的过程。远古时代人类还需要强壮的四肢来进行体力劳动,但是在人类高度机械化和电子化的未来,大量的体力劳动完全可以由机器代替,但是人类的大脑似乎在中短期内无法被机器代替。在电脑不能移动的十五年前,我们似乎完全无法想象人类可以在东京的出租车上去美国纽约的梅西百货里买到自己称心如意的商品,但在今天,这完全可以实现。过去的快递似乎可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送到家里,而如今已经有不少网站可以做到4小时送到。试问在未来这个速度会是多少?答案可能是10分钟甚至更短。未来算法的革新和合理的新一代交通规划可以使得商品在你下单后立即出发到你家,然后通过优化的算法规划出一个人最合理的安排。我们似乎难以在十年前想象快递从商店里出来到家里只要4个小时,今天的我们也难以想象未来的电子商务是电脑自动匹配出消费者效用,然后通过无人机送到你家或者合适的地方。今天的我们还需要为了规划行程花上很多天的时间在网上订机票旅馆甚至是安排旅游线路。但在未来随着模式识别和数据挖掘技术的进步,计算机可以自动从你的历史记录中匹配出你的偏好,然后自动提供出一些旅馆酒店旅游线路和规划的选项,在5秒钟内安排好所有的行程。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商机的来源就是目前很火的大数据。在消费者想到之前把商品卖掉并且送货上门是一件靠谱的生意。

            当然随着未来计算机芯片技术的日益革新,数据将成为非常廉价甚至不值钱的商品,稀缺的是可以把海量的数据匹配到每个人性格偏好的算法,然后用这套算法帮助消费者实现效用最大化。举个例子,从每个人的历史行车记录就可以得到大量的数据,然后我们可以根据行车记录和每天做的事情得出一个人的偏好,比如说爱买什么东西或者是厌恶什么东西,然后由计算机规划出所有的行车线路,购物攻略和花费,甚至在消费者没有想到之前就把东西卖掉。

也许你说,这需要把世界的每一寸角落布满芯片。当然,我觉得这是完全可以实现而且必然会实现的。随着信息化的进一步深入,全球联网已经不仅仅连接的是计算机和手机ipad,而是所有的东西,上到人用的汽车冰箱办公桌,下到人穿的衣服鞋子,都要联网。随着数据挖掘的深入,终端可以帮助人类实现这些所有物件的合理整合运作。我们不再需要为了回家热咖啡或者早点回家睡觉而把车开的飞快,因为我们可以在车上实现这一点;人类可以在电子化的时代真正解放四肢,充分地开发自己的思考潜能。从某种意义上讲,电子化能帮助人类真正摆脱单调地劳作甚至是苦力劳动,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灵魂动物。也许,未来的人类可以摆脱漫长的学习过程,芯片可以把人类从古至今的所有知识技能都植入到单个个体的脑海中,把人类从学校中解放出来。那时候,灵魂的共鸣将不仅仅是一句空话,随着网络的无缝覆盖,在世界任何两个角落的人们真的可以实现灵魂的共鸣。人类已经饱尝信息闭塞数以千年,这一切的桎梏,将会随着信息高度一体化而灰飞烟灭。

            除了模式识别外,最重要的就是适应人类的输入输出技术。我个人以为,类似google glass这种的视网膜投射会成为最好的解决方案。今天的我们会为了带着个手机而感到非常的不方便。当然在未来高度信息一体化的时代,手机不仅携带不便,而且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太慢了。比起视网膜投射的所见既所需的技术,掏出手机打开APP实在是一件不方便的事情。我们在电影终结者中看到的所见即是数据的技术将会美梦成真。到那时,做手术的医生可以瞬间知道病变区的位置和各种参数,能够瞬间看到不同的下刀方案和结果;找路的人们可以瞬间看到通往目的地的三维地图。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只能把显示器绑在眼睛上,真正实现屏幕就是眼睛,眼睛就是屏幕的功能。到时候,也许所有的景色都是屏幕,我们用双眼就可以实现今天电脑或者手机屏幕才能做到的功能。至于输入系统,比尔盖茨以前甚至预言思维/脑电波识别会是未来的输入方式。我们乐于见到一个高效的思维识别输入系统的诞生。但这一天,似乎还很遥远。

            在未来的高度信息化的时代,人是否能与机器和谐共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孙正义曾经预感人类是可以和机器和谐共存。但真到了那一天,世界上所有的非思考的东西都是机器在做的,甚至机器人可以编程,可以拥有部分人类的思维。但他们可以拥有人类的情感么?人类理性力量塑造出来的电子社会究竟是在改进人类还是在毁灭人类?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毁灭人类的力量目前正在和改进人类的力量进行着一场军备竞赛,结果我们很难知晓。但愿上帝保佑人类。

            笔者觉得:随着人类信息一体化的普及,以前人类实在线性地进行着技术创新;而未来随着信息的高度共享和模式识别技术的高度发展,很可能人类是用指数级进行着技术爆炸。本文所说的可能比预想的更快地到来,目前的版权制度已经很难适应未来的电子化社会了。版权如果要50年后才能给别人用,这在互联网时代就意味着上古到现代的时空距离。

2013年12月18日星期三 于Brandeis Universit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