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A股情

也许中国人是对股市最有情结的。自从90年代初邓小平南巡讲话,相继成立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后,国民发现不仅仅可以通过储蓄增值财富,还可以通过自己敏锐的智慧和判断力创造财富后,全民炒股的热情被大大地点燃出来。中国人是一群太聪明的团体,一群太聪明的人竞相博弈的结果就是传统的股市模型在中国完全失效,加之中国股市特有的背景和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导致了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模型高手在中国金融市场里十赌七亏二平一赚。似乎华尔街上成立了一百多年的金科玉律放到中国的证券市场上就失效了。

再沪深A股市场规模并没有做的很大之前,在股票市场里赚钱似乎还是相对容易的。A股市场上的坐庄现象比比皆是,投资者似乎只要跟住了一个强庄,用逆向思维的方式揣测出庄家的坐庄意图,就能很好地利用船小好调头这一唯一有利于散户的投资优势,在庄家出货前胜利大撤退。中国A股的成立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国企融资困难的问题,当时的上市是一项政治任务。90年代的时候,诸如青岛啤酒上市还是青岛市委市政府的头号工程,由当时时任青岛市委书记俞正声牵头,利用他当年在北京政治圈和康华积累下的深厚金融界关系,把青岛啤酒的IPO做的十分漂亮,达到了政府、企业、券商和投资者皆大欢喜的良好局面。当然,作为一项政治任务,股市中充斥了行政命令而不是现代自由经济的基本规则。粉饰报表甚至朝令夕改成为了家常便饭。1996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朱镕基觉得中国的股市充满了泡沫,就用强硬的舆论势力硬生生地把A股杀出了几个跌停板;而在1999年519行情刚起步的时候,中国官方又通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方式肯定了这波上升趋势为“恢复性行情”。当时稍微对中国政治经济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政治背景和意义。中国官方就是用这样一种巧妙的方式完成了对A股市场的大方向把控。

事实上,在21世纪之前,在现代科技革命还没有改变证券市场组织架构和信息传导模式之前,在A股中赚钱并不是那么的艰难。只要不要运气差到买到银广夏和中科创业之类毫无出货机会的股票,就算是在100块钱的高位买到亿安科技这种罗成高度操控的中国第一百元股也是有机会全身而退的。只要领会揣测出中央意图,就能跟上时代的潮流完全财富上的自力更生。但是太多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种机遇,反而不断地指责中国金融市场充斥了肮脏的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事实上全世界的金融市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因为金融市场的暴利和随机特征放大了人性中的所有弱点,使得权力不可能轻易放过这块最佳的套现领地。而2000年后中国金融市场里发生的就不仅仅是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那么简单了。这时候,就是一种赤裸裸地欺诈掠夺过程了,市场的壮大使得即使通过连续加息和印花税乃至人民日报大呼小叫都无法阻止和改变大趋势了。所谓的内幕交易比起如今证券市场里的肮脏勾当,无论从手法上还是从金额上已经干净了许多了。

吴敬琏老先生说中国的股市是一个赌场。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是很准确,中国的股市不单单是一个赌场,更是一个不停的出老千的赌场,一个骗局。一个技术高超的赌客是可以不停地在赌场里赢钱的,但是同样的这样一个技术高超的赌客是很难不停地在一个骗局里赚钱的。众所周知金融市场的中心目标就是完全资产的合理配置,把最优质的资产配置到最有能力的资产运作者手中,从而使得社会得以更高效的运作。但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中,我们看到的恰恰是一个资源逆配置的过程,最佳的金融资产往往是配置在最能糟蹋的人手中,导致了巨大的金融资产浪费,扭曲了一切金融价格信号,无法发挥出中国人特有的勤劳聪慧的特性。简单的来说,谁最能在报表上作假,谁最能给监管机构利益输送,谁最能在权力金字塔上接近中心地位,就能获得高价融资和高位套现的机会。本来中国国有资产的产权机制和公司治理结构就是模糊不清的,再加之中国政府致力于扭曲一切经济要素的价格信号,使得人们无法辨识出真实的市场利率水平,给国有股定出了离谱的天价而给中小微企业定出了相对过低的价格。举一个例子,中国的四大行在IPO之前早已破产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靠着国家的再输血和财务报表的剥离完成了死后复生。最极端的例子就是中国农业银行,由于农行的贷款质量过差,农行在世纪交接之际坏账率高达接近50%,而资本充足率只有2%,也就是说那时候的农行每2块钱贷款中就有1块钱是收不回来的,而农行的自有资金只能负担坏账损失的1/25。准确地说,农行那时候早已经破产了25回了。但是这样的市值早已经应该是负数的银行资产却获得了2倍PB的估值,居然获得了浴火重生。我们应该把一切西方的教条书本全部扔进垃圾桶,建立一套中国特色的权钱评估的估值体系。一个企业的估值不是取决于他的盈利,而是取决于他在权力架构上的位置。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再好的企业也可以一夜之间一文不值;而中国人瘌痢头儿子自己的好的心态,使得大而不倒的国企获得了金融教科书上不可能出现的奇高估值。股票的价值本质上反映的是这种权力的价值。所以有学者指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权利套现的场所一点也不为过。精确地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带来了权力的超额收益,市场经济又是最佳的套现场所。没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没有超额收益,没有了市场经济就超额收益就没有套现场所。两者的完美结合塑造了中国特色社主义市场经济这头怪物,顶着世界最高速的经济增长速率,拥有着全世界表现最差的股市。这时候的官方舆论,已经顶不住几十万亿浩浩荡荡的权力资本套现。人民日报社会甚至救市策略早已经不能改变中国股市中长期的萎靡不振了。

中欧国际商学院著名教授许小年说他已经放弃A股的研究,因为A股毫无规律了。这位受过美式严密经济金融学训练,又在中国金融市场中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老江湖都说出这样令人绝望的话,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但是其实在21世纪中国金融市场大量的创新工具给A股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这往往是研究沪深A股乃至一般的散户投资者所忽视的。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封闭式基金了。一般的散户投资者很少关注封闭式基金的诸多奇妙性质,比如说封闭式基金特有的折价率和上证指数的关联,只要很好地关注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可以把握住封闭式基金大折价率的拐点,吃到封闭式基金折价率降低和大盘回暖的双重利润。而2007年之后推出的创新型分级封闭式基金给广大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在股市上谋取确定的利润可能,只要很好地研究基金条款,把握住分级基金向上向下杠杆不对称的良机,获取超额利润。其想法和21点中在期望回报率高的时候下重注是类似的:在某一些特定的时刻该分级基金的向上杠杆高达2.8倍,而向下的杠杆只有1倍,投资者可以把握住向上向下杠杆的高度不对称性,用可能输小钱的代价换取可能赚大钱的机遇。之后陆陆续续推出的分级创新型基金更是如此,金融行业甚至民间的有心人只要阅读基金利润分配条款,搞清楚基金杠杆和价格的关系,就可以在杠杆拐点上获取正的期望收益。这样的好事,在沪深A股的历史上太罕见了。所以很多投资者称呼这些创新型封闭式基金为东方神鸡是那么的形象生动。

再有,在深圳的中小板和创业板中,拥有着大量的具有旺盛生命力的中小企业,这些民营企业家用自己的热情乃至生命,抒写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新篇章。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苏宁电器,其夸张的扩张速度和不停的十送十当年震撼了所有的中小投资者,使得他们意识到这样的高增长企业能给他们带来几十倍的回报。事实上中国的资本市场里不仅仅有大量的毒瘤,还有很多这样的优质企业等待投资者去挖掘。中国未来在养老、医疗、教育产业上潜力巨大,在满足了中国人吃喝拉撒睡的基本生存需求后,中国人会更多地追求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这种需求是中国未来前进的动力,也是沪深A股未来的潜力,更是投资者未来生财之道。当然我们需要提防中国经济潜在可能的无预警性崩溃给这些产业带来的致命一击。也许这些优质产业等不到那一个给他们带来爆炸性增长机遇的明天了。

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高手无言才是沪深A股市场上不变的真理。那些动哉叫嚣已经找到了沪深A股规律的人,似乎总是最浅薄的。我们在市场面前,永远是个学生。想我儿时站在外滩上海证券交易所门口的时候,无法想象中国金融市场在今天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巨大的规模上。无论是权钱交易与否,这样的规模可以说已经是相对于过去巨大的进步。这样的一种不合理不平等,已经是建立在全民帕累托改进上的不平等。当然这样的帕累托改进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要做到的还有很多,我们未知的也还有很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