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节选(20140205)

对于整个国家架构,似乎完全用有限责任公司的做法最好。就是您说的,中央银行 也要通过购买资产(国债)来发行负债(货币),然后用自身的资本金作为肉盾,以防资产价格下降导致的资不抵债发生的破产情况。  此举也可以类推到中央政府,要用资产(税收)来偿还负债(公共服务和支出),同时,由于负债是未来的,所以政府可以直接用资产背书发行负债,相当于老百姓拿到政府的负债就相当于拿到政府未来服务的凭证。用这一点来解释货币本质,应该是更符合现代金融学权责对等的原则。
东亚文明似乎就是父传子家天下的心态,包括韩国日本 职业经理人也做的远不如家族企业,这似乎注定了中国职业经理人文化流行不起来,金融市场始终无法健全。因为别人的钱 该贪贪就是中国人的普遍心态,无论是治国还是治企业,道理是想通的。成龙说的中国人要管一管,未必没有道理。因为一不管,把红绿灯拆了,所有人都没法走路了。而在美国,我亲眼所见,没有红绿灯,所有的车还是会在马路口停下来,马路不会乱套。 所以中国资本市场目前不能搞注册制,否则所有骗人的人都上去骗了。中国目前也不能搞科研决定一切职称的制度,不然我们国家教学好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了。(其实美国现在搞的是教学外包给其他国家,自己只管科研这种制度的,反正他可以吸引来最好的人)。我们脑子没长好前,学西方人走路,只能是邯郸学步,啼笑大方了。我们是见过所谓的先进的西方企业在中国的体制下干的比国企还凶残的事情的,西方企业算是在国外吃尽了工会的苦头,在没有工会的中国,他们终于可以变本加厉地虐待员工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