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世界

 

       室友曾经问我,这农民工为什么偏要一窝蜂挤春运高峰,发疯一样地回老家过年。他们总可以把父母亲人接到大城市比如说北京上海来过年,这时候大城市又空又悠闲,生活条件也比他们老家好。他们是蠢了、笨了还是疯了?偏要挤在这过年大家都过节的高峰,回老家和家人团聚。

       这样的观点,我初听起来非常有道理。但,同样的问题我抛给了另外一个室友,他的答案却让我茅塞顿开:他们眼中的世界实在是太不一样了。条件好一点的农民工在城里住着活动板房,吃着简易快餐或者盒饭;差一点的就干脆挤一条大通铺,就着榨菜萝卜干打发些方便面,仅仅是为了每个月能多给家里寄一点钱,维持孩子的学费和老家父母的生活补贴。有时他们为了省两块钱公交费都会走上许多里啃啃哇哇高低不平的路,有时为了在这物价飞涨的年头节约生活成本把破旧的衣服补了又补、穿了又穿,在过年春运之前为省路费不惜买坐票甚至站票。我们何尝不知道在火车上站上几十小时回家是多么大的一种煎熬。他们,又怎么舍得定个七八张来回大城市的火车票,在北上广定三两间房,在城市里下几顿馆子哪?

       美好的愿景,远看好似一朵艳丽的花朵,凑近一瞧才发现现实是多么的不堪。农民工,这些为中国建设付出了最多汗水和辛勤的群体,得到的仅仅是堪称简陋的衣食住行条件。甚至有时候,他们在工地上每天工作十二小时,换来的仅仅是一天三顿的简朴盒饭还有住宿,甚至让他们换一部新一点的手机都不舍得。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廉价的劳动力么?甚至有农民工羡慕甚至略带嫉妒的说,某个农民工兄弟就因为和老板有点关系,居然可以晚上睡在用餐桌拼起来的铺子上,这不公平,因为他们自己只能窝在厨房里抱团睡觉。

       无论我们的想法看上去多么美好,面对这么严峻的现实,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些显得那么教条的观点。很多人给铁道部提意见,如何如何才能缓解春运高峰的压力,如何如何布局时刻和铁路网才能让农民工买的到按时回家过年的票。面对这些风尘露宿仅仅是渴望过年和家人团聚一次的庞大群体,几乎所有的意见都是苍白无力的。在目前的城乡二元结构下,无论我们造多少条铁路,把火车排班设计的多么合理,都无法解决春节期间以十亿计数的农民工回乡需求。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同样的,当我们提出五一十一期间各个旅游景点爆棚,需要采用每年固定天数的带薪休假来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无数的农民工还在为每月按时领到工资而发愁,为包工头无止境的加班而担忧,为没有时间带父母相亲进城看一看世界而失落。也许,五一十一这种强制性的休假政策能给他们繁重的工作带来一丝喘息的机会,而飘在天上的带薪休假到最后一定会演化为竹篮打水一场空。当我们学习西方的本科招生制度扩大自主招生比例的时候,我们似乎忽视了这个制度在中国人,这群世界上最崇拜权力、最希望教育好子女、又最能投机取巧的群体身上所必然带来的极大的不公平。

       明白在目前这个环境下我们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是我们永恒的学习目标。照搬外国的经验,在中国容易闹出笑话来。因为我们的世界,终究和外国人不一样。就算国外的月亮是圆的,在中国人眼里也有着不同一般的千里共婵娟。当我们坐上火车,请不要对衣衫褴褛坐在过道里的农民工兄弟投以轻蔑的目光,因为我们的城市是他们付出了辛勤才换来的。而他们,却没有获得他们那份应得的收入和尊重。对富人,去太空才是他们的游乐世界;对中产,出几次国已经是极大的欢乐;而对于农民工朋友,一亩地加一间房,老婆孩子热炕头才是他们的天堂。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不一样的世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