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业的愿景

 

我一直以为,航天业是人类最伟大的事业,只有最具有献身精神的人才能胜任这一职业。我们国家的宣传部门在其他方面都能上纲上线地拔高一项工作的伟大意义,唯独在航天事业的宣传上上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在他们的价值观中,航天事业仅仅是为了增强综合国力或者是民族自信心,亦或是具体一点的比如说增强国防安全、建立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统和气象保障系统等等。事实上,这仅仅是航天事业“看起来”有用的地方,比起航天事业在人类历史轨迹中的作用还相去甚远。

人类总是要走出地球的,说实话航天事业的伟大意义超过了当年的哥伦布远航。人类敢用自我渺小的力量去挑战宇宙。宇宙文明140亿年,地球文明46亿年,人类文明满打满算才上万年,人类近代科技文明200多年。按照这个速度,从宇宙的时间维度上来说,人类走出地球永久地移民宇宙也就是最近500年之内必然事件。这500年在宇宙角度上来说是那么的短暂,但对人类来说却是那么宝贵。人类面对的不是走不走,而是有没有足够的时间留在人类走。

有公司评估说登陆火星需要5000亿美金的花费,在没有任何可回收的利润来源基础上,地球上是不可能有一家商业公司愿意出这笔钱探索登陆火星的计划。现代的资本主义重商模式很可能是不适应未来的宇宙探险的。但,人类移民宇宙,却是文明进化过程中的必然,也无可逃避。甚至说,人类如果不能尽早离开地球,留在地球上等待的迟早只能是族群的灭亡,到那个时候,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失败的,因为没有了生存就没有了一切。

甚至我觉得,人类在未来类似于军备竞赛的宇宙文明竞争中,独裁是一种高效的制度,而集体决策,往往带来最差的结果。因为人类总是短视的,人类的有限理性和想象力匮乏注定了人类只会在现有的框架下进行着最优化的布局,却无法从整个人类文明的长远角度思考战略规划。举个例子,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学图书馆都照着百年运营理念租赁了大量的场地,买了无穷多的书籍,最近二十年年最初级的信息化革命就把这些所谓的战略性规划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这些书架上的文献早已积灰,而且以后永远不再会有人去翻阅了。同样的,如今全中国的父母都把孩子送到美国接受高等教育,希望子女移民美国,充其量仅仅是为了子女享受良好的生活,希望子女的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但在可以预想的未来,不用50年,人类比较初级的信息互通就可以实现教育资源的共享,任何人在地球的任何角落都可以接收到不同层面上的最优质教育,而不需要人。3D打印技术使得人类从互联网上下载硬件而不仅仅是软件。不用100年,人类就可以从云端往人脑中下载知识和经验,未来的孩子可以全方面地超越现代任何一个顶尖大学教授的知识量和信息量。他可以精通十国外语、熟练掌握各种数学技巧、拥有渊博历史知识,而不再需要付出他祖辈的寒窗十年苦读,仅仅从云端不用一秒钟就可以储备人类上万年文明带来的累累硕果。现在的人为了子女的教育而移民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口口教育这种每秒10比特以下的信息传输实在无法让人类在未来的宇宙时代立足。这一点,目前绝大多数的再有远见的家长也是无法预料到的,但这在100年内一定会成为现实。很遗憾,那些没有活到云时代就失传的技艺和文明只能永远的失传了。

抛开IT业在最近30年的飞速发展,最近30年人类的科学技术水平并没有太大的进步,IT业的迅猛发展使得人类忽视了人类在其他方面技术的相对停滞。人类的大量发明创造要得益于美苏冷战,两个超级大国竭尽一切智力和物质资源创造了人类科技文明史上最伟大的篇章。随着苏联解体,NASA经费少多了,苏霍伊、米高扬再也研制不出那样伟大的航天器了,重返大气层武器没有了,土星五号之后的大型运载工具也没有了。我甚至很怀疑没有经费的NASA现在是否还有能力把人类送上月球。NASA的事业,和其他行业的不一样的,他的动力不是纳税人的支持,不是商人追逐利益的短视,而是人类对外太空未知无限的追求和对人类星际移民的探索。这是一种最崇高的事业,是需要一代代大无畏献身精神的人类才能造就的事业。百年之后,洛克菲勒家族灰飞烟灭,也没有人会谈及高盛、摩根史坦利。这种人类在金融业的搏杀远没有追求太空事业来的意义重大。当华尔街的亿万富豪在南太平洋群岛上坐着游轮、喝着香槟、吃着法餐环游全世界的时候,别人早已飘在太阳系的另一端看着人类在地球上享受二维空间的低纬憋屈了。这种感觉,就好比现在的人类看着一只在气球上爬的蚂蚁,悠然自得却不知早已陷入桎梏,难逃最后一死了。也许梵高有穿越世纪的灵感,画出了最美妙的星空,我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看到这幅名作的时候想,会不会未来的人类在宇宙浩瀚大海中看到的也是如此?

资本主义已经风靡世界200年了,人类居然已经过起了失去信念吃低保的日子。欧洲那些领着从摇篮到坟墓福利的居民,可以说是人类走向未来的绊脚石。在民主制度下,我实在想不出这些人如何避免把人类带向死亡的深渊。人类总是迷信制度理性、选择理性,殊不知人类的诞生根本不是理性而是运气和信念带来的。只要宇宙常数有几十万分之一的偏差,人类根本不可能今日存活于世界上。人类若是按照理性节奏发展,就不会在远古的过去选择毫无意义的发声,就不会有后来的语言、文字、工业和信息革命了。

包括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两亿分之一的运气,才让我们诞生于这个世界上的。互联网革命才刚刚起步,一次又一次的泡沫终究让全人类实现知识、信息的无缝传输。当我们把电脑融入人脑,让周遭的一切成为想要的终端,走向深空的时候,起决定性作用的一定不是人类目前短视的所谓理性选择。

我在此对人类从事航天事业的前辈,对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和牺牲的航天先辈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地球是人类的家,总有一天地球会不再是人类的家的。这一天,不那么遥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