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游波士顿感

 

       我们从上海来的学生一般并不喜欢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其脏乱差程度比上海有过之而无不及。城市熟悉的喧闹声也没有上海来的那么有亲切感。但是新英格兰地区的波士顿就完全不是这样的了,她是一座中等规模的城市。新英格兰地区有她名字里独特的英伦风范。城市格局错落有致、典雅而安宁,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没有小城市的不便更没有大都市的嘈杂。虽然有时候略有堵车,但没有大都市那种堵车堵到尿失禁的夸张地步。也许小时候新概念英语课本里的完美的宁静的生活指的就是波士顿这样的吧。

       波士顿的地铁系统也相当发达。波士顿的绿线应该是全美最古老的一条地铁线路,可能也是全世界最慢的一条地铁。纽约的上班族如果到了波士顿,一定不能忍受开的比自行车还慢的波士顿绿线。令人惊讶的是,这么慢的绿线在最近还因为驾驶员在弯心加速而脱轨,实在是令我等大都市出来的学生惊掉了下巴。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在未来的无人车普及之前,公共交通系统应该是要做好的。面对一天比一天拥堵的大城市交通状况,最合适最符合经济学规律的做法就是像私家车主征收一定比例的税费,使之开车的私人成本上升到社会成本的水平线上,征收过来的资金用来补贴发展公共交通。这种做法可以大大缓解城市拥堵状况,同时也可以有效改善城市汽车尾气污染。说实话,开车是累人活,坐车才是享受活。具体应该收多少钱,怎么来补贴发展城市的公共交通,可以外包给国际咨询公司进行操作。中国的决策往往还停留在黑箱操作的层面上,因为越是黑箱操作经手的人越是有油水可以捞。殊不知黑箱操作不仅容易造成被收费者的反抗和不满,也容易使得政府的公信力严重下降。最直接的例子是上海每年大量的私车牌照拍卖所得,这一块收入政府究竟是怎么用的完全是一个黑箱。如果能把收到的牌照钱的每一笔每一块都详详细细地列出使用用途,完全可以做到令人心服口服。再比如美国的马路上为什么能做到没有人敢占据残疾人车位,没有人坐在前排敢不带安全带,没有人敢在警灯亮起后不立刻靠边停车让路?这正是因为如果发生了这些情况,美国警察会对这些违规的人处以200~300美元的罚款。为什么是200~300美元而不是25或者2500美元?我的感觉是如果罚的太少了就起不到警示作用,罚的太多了又有可能滋生走后门这些行为。当然美国人心中是有一条做事的底线的,美国人一般是不会为了这两三百块钱去为亲戚或朋友说关系的。尼克松搞窃听门,事发之后就算是他最亲切的朋友也背叛了他,这表明这样的行为是触犯了美国人的价值底线的。作为一个总统,既然你今天可以窃听政敌,明天就可以装一个窃听器在每一个人家中。做事的底线使得美国主流社会不会为了逃避两三百块的罚款而动歪脑筋。当然,具体怎么样惩戒违法者,同样可以委托给咨询公司精心设计。合理的罚款机制一方面可以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同时可以起到警示威慑作用,使受罚者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从而提高交通运行效率和每一个人的驾驶安全系数。在中国,这样的罚款数目很可能是拍脑袋想当然决策出来的。北京单双号违章上路的罚款只有100人民币,显然这对于收入水平很高的北京人来说起不到任何警示威慑作用。提高罚款数额不仅可以使得限行政策落到实处,也可以使得北京提高财政收入。我们有理由相信,北京市的执政者是有理由最优化他们的罚款政策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