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在很多制度经济学的教材中,新加坡的案例已经被分析的很透彻了。新加坡现在作为成功经济体的典范,被很多人啧啧称道;但与此同时在美国的很多新加坡人却对新加坡的种种制度颇有微词,甚至把新加坡骂的一无是处。我尝试着用我自己的视角来分析新加坡这个国家。

新加坡并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其国家制度甚至有点像中国古代的君主社会。李光耀作为率领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的光荣国父,带领着人民行动党长期占据着新加坡的执政党地位,引领新加坡经济长期高速发展,社会安宁,人民安居乐业。新加坡目前保持着亚太地区最独立的经济架构,并不像韩国日本那样高度依附于美国,其经济独立性是亚洲四小龙中最好的。李光耀作为新加坡的国父和掌舵者,功绩是巨大的。

但我这里要指出的是新加坡的经验并不适用于中国。新加坡有其非常独特的地方。第一,新加坡地方很小,弹丸之地。整个城市位于赤道附近,无论是地理结构、社会生态、意识形态还是气候都高度均一化,导致的产业结构非常单一。以一个专营股份公司的方式经营绝对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策略。新加坡不需要大量的基础工业,甚至水电煤石油天然气都可以从全世界和邻国进口。而中国地大物博,幅员极为辽阔,产业结构多种多样,气候变化繁多。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的具有所有工业产业部门的国家,其经营模式、商业规律多种多样,各不相同。用新加坡这种国企独大的单一模式运作具有不同规律的行业,显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新加坡产业主要集中在服务业例如航运、电信和金融业,这些行业都不需要依赖地理资源,产业的单一化给李光耀的铁腕统治铺垫了坚实的基础。举个例子,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甚至低于中国,任何街上对人民行动党不利的言语都可以给记者带来牢狱之灾,但这并不妨碍新加坡单一产业的繁荣,因为新加坡只需要这么几个产业就可以了。而中国大陆的情况截然不同,一个十三亿人口幅员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需要的是各个行业的百花齐放,而不是政治高压下的单产业畸形繁荣。

第二,新加坡的繁荣是建立在其母国马来西亚在经济和制度上的衰败的基础上。没有其母国马来西亚衰败,就绝没有新加坡繁荣的今日。这和香港三十年前的情况很类似,香港作为当时封闭的中国大陆通往海外的唯一通道和桥头堡,她的繁荣是建立在中国内地的封闭基础上的。没有当时中国大陆的封闭,就没有当时香港的繁荣。而在香港回归后,随着中国大陆的逐渐开放,香港地位的逐日式微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香港的繁荣是祖国大陆的不幸,香港的衰败正说明了大陆的蒸蒸日上。同样的道理可以用在新加坡和其母国马来西亚上。

第三,新加坡扼住马六甲海峡,天然的地理巨大的优势带来的航运业的便利足可以养活全岛民众。李光耀家族可以通过控制马六甲海峡的买路钱收入养活整个新加坡,这些收入足以支持租屋政策。李光耀通过直接限制房地产市场上的房屋价格,保证了新加坡人居者有其屋的理想。新加坡的产业不被房地产业绑架,业主不再忍受高房租的痛苦,使得其他产业有发展的空间。在这么一个弹丸之地,开放房地产市场自由定价一定会导致房价一飞冲天,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居住在弹丸之地的鸽子笼中用终身的收入去还贷。李光耀的铁腕治理沉重地打击了房地产业,造福全新加坡百姓。这点历史功绩,是绝难以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实现的。同样的,在台湾的早年被视为独夫民贼斯大林式的蒋经国却以一己之力,创造了台湾经济辉煌的20年,同时开放了台湾的政治生态,让中国国民党的外省人在台湾合法立足,而不再依靠暴力。如今全台人民纷纷怀念这位伟大的独裁者蒋经国。亚洲四小龙的腾飞都是从专制者手中开始的,从韩国的朴正熙、香港的港英政府、台湾的两蒋、新加坡的李光耀都可以看出,过早的民主化反而会使古老的东方国家陷入内乱和内耗中。马六甲海峡是李光耀的资本,也是新加坡最大的资本。而中国没有这样的资本,中国没有一个能拥有马六甲海峡一万倍收入的靠天吃饭的财源,缺乏绝对的经济来源支持全盘国有化的行为,缺乏税收基础来通过全面打压市场要素均衡价格来鼓励创新。我们没有资本去学习李光耀这种以全国之力国有化的能力。

第四,新加坡有着一位智慧的专制者李光耀,他的能力足以统治者一方小小土地。李光耀家族控制了新加坡社会的党政军财各方面,李光耀对于自身的约束也使得他是一个真正为新加坡谋福祉的开明专制者。这是很少见的。少年留学于英国的李光耀不说中文,只讲英语,但其内心的家国天下的华人情怀加之英美训练出来有素的统治能力是这一方小岛民众的福分。新加坡政治结构简单,派系单一,历史短暂,政治包袱很小。以李光耀为首的人民行动党以铁腕统治新加坡,采取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经济措施,让新加坡度过了一个辉煌的20世纪后50年。但中国这个古老的文明大国,历史包袱特别沉重,政治结构堪称全世界最复杂,派系结构高度不一致,缺乏李光耀家族这样的利益共同体。类似李光耀的统治模式无法做到力往一处使,模仿新加坡很可能会出现中国历史上的五胡乱华和军阀混战的历史悲剧。特别是全国各个地方极大的经济水平差异使得单一的统治结构和政策在中国无以为继。说实话,新加坡国小,可以这么直来直去;而在中国这个超级大国,这样的政策会遭遇四处不断的变通和折扣,使得一个能干的执政者的意图完全得不到贯彻。

李光耀曾经在访问中国时说过:“我们的祖先是当年南下逃荒目不识丁的流民,你们的祖先是当年中过进士的饱学大学士。”为何今日的新加坡发展远在中国之上,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反思的。当然我个人并不是很认可李光耀对中国的态度。李光耀骨子里是一个半中半英的人,对中国法家这套充满崇拜却对中国文化充满敌视。早年的李光耀深受英国教育,从不说半句中文,坚持在亚洲最后一个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而晚年的李光耀看着中国经济的腾飞,以五六十高龄自学中文,还屡次访华,以华人的特殊身份促进中国和新加坡的经济交流。李光耀内心对西方文明极度敌视,曾在港督彭定康面前大骂西方制度的伪善,却不得不在施政和经济发展中采取模仿西方的诸多模式。他既不相信西方文明,又排斥中国文化,这种半中半英的模式始终萦绕在李光耀心头,伴随他终身。但李光耀依然是一个伟大的人,作为新加坡国父他让这片贫瘠的土地长出了累累硕果。而相反,完全采取美国政治体制和架构的菲律宾却深受民主之害。东方人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并不完全适合西方的政治体制,骨子里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五千年文化基因,若是生搬上西方这套政治架构,绝对是空中阁楼,画虎似猫。菲律宾抹的去是表面的东方政治架构,抹不去的是骨子里的意识形态基因。

新加坡有很多中国值得学习的地方,但在制度架构上,学习新加坡这个弹丸小国绝不是中国这个幅员辽阔的大国的明智之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