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之殇   中国未来20年经济预判

最近20年,中国经济始终成为世界经济形势预测的焦点和热点话题。西方媒体屡次预测的中国奔溃论始终没有发生,反倒是中国经济在最近的35年间始终保持着10%左右的高速增长,为世界舆论和大众刮目相看。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甚至预言中国经济还能如此高速增长30年。在林林总总的经济学家的预测中,林毅夫教授在过去30年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十分精确,让诸多经济学者和大众信服。但这一次,林毅夫教授的预言未必能够再一次地如水晶球一般精准地预言中国未来30年的经济走势。

最近15年间,随着高新技术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得到普及,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正在被逐渐改善。原本低效冗员占据社会主流的国有经济格局正在被BAT、华为、小米、联想等一大批拥有自主研发实力的高效民营企业所取代。中国甚至在最前沿的互联网高新企业中和美国平分了世界上最成功的6家互联网企业(BAT与FLG)。百度的李彦宏作为世界上首批掌握了搜索引擎核心技术的海归精英,为中国带来了世界上只有四个国家才拥有的搜索引擎技术;阿里巴巴的马云在1995年的首次美国之旅中就发现了互联网的无限商机,1999年在杭州白手起家,用十五年的时间把阿里巴巴从一个杭州破旧公寓内的小作坊变成了一家在纳斯达克市值排名前15的伟大公司;腾讯的马化腾把QQ的企鹅像和微信传遍了世界;华为的狼性文化和员工孜孜不倦的加班精神让华为的通讯架构产品遍及了五洲四海,据说全世界所有的越洋航班上都有华为的销售和工程师的身影。中国的互联网浪潮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中国经济从一个衣衫褴褛的农业国家带入到了充满二十一世纪浪潮的互联网国家当中。如今北上广的繁荣昌盛对比三十年前还被西方人认为是梳着辫子的东亚病夫,显然,中国的经济成就是巨大的。

但如果用直线型的思维模式来推演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那可能会犯下和20年前用直线型的思维方式推演日本经济趋势同样的毛病。90年代中日本经济高度繁荣,人均GDP甚至高于美国,国家总体GDP甚至大有赶超美国的趋势。但随着之后日本人口结构的极度恶化,老龄化给这个东方的勤劳大国带来了深重灾难。日本经济在90年代中期后保守老龄化之苦,人均GDP不升反降,总体GDP现在连美国三分之一都不到,甚至只有中国的一半。在20年间经济持续萧条中,日本政府和央行采用了各种各样的财政税收和货币政策,都无法改变日本经济过去20年内持续萎靡的状况。与中国政府现在所作所为一致,日本政府进行了大量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日本央行采取极度的宽松货币政策,基准利率一度曾经降到过负数。这些措施仍然无法挽救日本经济持续下行于水火。而中国当下的人口结构和日本20年前非常类似。更甚者,中国在未来的20年间要经历比日本更为严峻的老龄化速度和年轻人口数量的衰竭。其国家的核心竞争力会因为老龄化得到极大削弱。

老龄化首先会带来社会抚养压力的上升,使得养老金体系呆滞甚至破产。由于中国执行了三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的社会抚养比一度低于40%,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堪称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低值。30年前中国用减少4亿以上年轻人口的方式换取了世界上抚养压力最小的一个时间窗口,全国人民一心一意搞建设,全心全意谋发展。极度追求世俗成功的中华民族用了30年把一个人均GDP不如非洲的穷国逐渐建设成了接近发达国家经济水平的发展中国家楷模。但随着这批毛泽东时代高生育率婴儿潮一代的退休,计划生育国策下的中国经济讲面临极高的抚养压力。到30年后,中国的社会抚养比例会高于65%甚至70%以上,这样社会产出的一大部分都会消耗在缺乏劳动能力的人口上。处于中年的一群劳动者将不得不付出相当于现在2倍的劳动强度或者劳动时间来支撑目前的社会抚养体系。如果目前的养老金体系在目前60岁以上人口占比仅仅为15%的情况下还入不敷出,那这样的体系又如何能在30年后60岁以上人口占比为40%的情况下继续维持正常运转?东亚民族的长寿基因和对下一代教育的热衷又会在极大程度上延长老年阶段和青少年阶段的社会抚养年数和压力,缩短有效劳动年限,在我们计算的基础上对社会抚养体系产生进一步的负面影响。更重要的是,中国处在目前加速老龄化的人口结构转折点上,其人均GDP仅为日本处在这个世界节点人均GDP的六分之一,其国力远无法像日本那样在未来维持其一个高度老龄化下的社会保障体系,维持老年人体面的晚年生活。易富贤先生所言20年后中国“一人中风,全家瘫痪”的情况会在大江南北普遍发生。80后90后将比他们父辈面对一个残酷的多的中年危机。他们的父辈的中年迎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春风和历史上最轻的抚养压力度过了他们的中年生活,而80后90后这一代将面临着老龄化带来的最沉重的工作压力,还要在中年阶段面对历史最沉重的中年赡养父母的危机。尤其是进入大城市打工的80后90后蚁族,在房价最高企的年代成为城市的打工下层,却无法把父母接到大城市中,在中年阶段要面对要么要么父母在老家孤独而亡的凄惨晚景亦或者不得不跳槽去家乡的一个低薪工作。因为他们在中老年阶段最需要同胞手足助力的时候,身边缺乏可以依赖的对象。社会抚养危机是独生子女政策30年后带来的迅猛老龄化的第一重问题。

其次,青年劳动力人口迅猛下降带来的劳动力供给下降会给经济社会带来方方面面的巨大问题。首先,一些需要年轻劳动力的岗位将会出现劳动力短缺的情况,这会导致这些蓝领岗位的劳动力薪酬大幅上升。随之而来的社会用工成本将会迅速上升,这使得中国目前粗放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无以为继。中国人追求做人上人的教育模式又使得新一代的年轻劳动力回避这些蓝领体力岗位,从而进一步推高这些岗位的劳动力价格。如今我们甚至已经看到一些蓝领岗位的薪酬水平已经大幅超过一些简单的办公室白领岗位。以往我们可以观察到的蓝领和白领工作间的负向薪酬补偿(蓝领薪酬<白领薪酬)已经逐渐扭转为正向薪酬补偿(蓝领薪酬>白领薪酬),这种趋势在未来的三十年间会得到进一步加剧。而高企的蓝领劳动力需求将会极大推高社会的生活成本,使得中国经济之前积累的巨大财富的效用得到很大程度的削减。很多人现在评估15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在中国安度晚年。但这仅仅是按照现在的劳动力状况估算出的价格。20年后随着中国的蓝领劳动力价格飙升,可能会出现修个马桶要4000元,医院护工陪护一天需要8000元的价格。按照现在充裕青壮劳动力估计的生活成本绝对不可能是20年后的真实写照。和日本这样的东亚民族一样,中国是一个相对比较排外的国家,不可能通过大规模移民的方式引进大量年轻劳动力,承担起中国大量存在的蓝领工作需求。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体量过于巨大,地球上没有任何其他的种族可以弥补这么多数量勤劳聪慧的年轻劳动力缺口。非洲、东南亚、拉美国家虽然年轻劳动力众多,但其劳动素质、勤劳程度和智商均远远无法达到中国未来对年轻劳动力的旺盛需求,况且这些国家的输出型青壮劳动力绝对数量也无法满足中国这样的一个巨大的劳动力缺口。中国相对排外的用工企业和政策制定机构也会和如今的日本一样,即使面对巨大的年轻劳动力危机也不愿意接受这些国家的年轻移民。社会劳动力供给的巨大缺口是制约中国未来20年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80后90后独生子女们如何能够填补他们父辈退休带来的岗位缺口,是一个政策上无法回答的困难。一个人要同时继承他们父母辈空缺的两份职位,这是严厉的独生子女政策下给出的无法解决的问题。甚至面对这个问题,目前的任期制政府也是无法解决的。当年中国的政治结构决定了当届政府无法通过未来30年长远的经济规划。全面开放生育甚至补贴鼓励生育会加重当下任期内的抚养压力,给中国的财政形势雪上加霜,但受益的却是三十年后拥有充沛青壮劳动力的政府。在中国目前的政治结构下,政府是无法做出这样对长期有利对短期不利的决策。更糟糕的是,未来三十年的青壮劳动力现在都已经被生出来了,现在我们的补救措施即使有效,也无法改变未来三十年的劳动力供给格局。当年的政策误判已经也会继续给未来的经济形势带来日益严重的局面。我们将会不断地在国务院总理口中听到“今年的经济压力比去年更为沉重”。压在总理身上的是30年计划生育政策带来遗患无穷的沉沉人口负债,需要中国人用不止一代人去偿还。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计划生育恶果带来的未来劳动力需求的衰减将会给未来的中国经济带来最严重的困难。如果说劳动力供给的下降会带来社会生活成本的大幅上升,而计划生育带来的对劳动力需求的减少将直接打击中国的经济增长。不是每个父母退休后他们的工作岗位都会有人接替的。随着中国未来人口中位年龄的急速上升和社会整体老龄化,社会消费需求最旺盛的年轻人团体的消费需求将会下降。有些工作岗位将会不复存在了。举个例子来说,中国15~30岁人口数量将会在未来20年内下降40%,而这个群体正是安踏、李宁这类运动用品厂商的目标客户群。可以预见,这个区间人口数量的急速滑坡将会关停大量的安踏、李宁工厂和门店,导致这些岗位的流失。这些岗位将会消失在人口锐减的潮流中。而如果中国有着印度这样合理的人口结构,15~30岁人口数量将会在20年后比现在增加20%以上,这将意味着安踏、李宁拥有大约20%的产能扩张能力,多出20%的工厂工人和品牌直销店。而这样美好的愿景将会随着中国年轻劳动力的衰减而不复存在。我们知道,年轻人的消费意愿和综合消费需求是远超过老年人的,一个年轻人为主的国度衰败成老年人为主的国家,将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多么恐怖的劳动力需求衰减。中国的安全套需求、卫生巾需求、衣服化妆品甚至食品需求量都会下降,这将会给内需不振的中国市场带来更恶化的未来。到时候内需不再会是不振而是彻底的衰败了。当然医疗、养老、殡葬服务这些伴随着死亡的劳动力需求将会逐渐上升,将会出现一派欣欣向荣的局面。但一个国家只有这些产业繁荣昌盛,而其他行业全面衰败的话,这个国家也距离死亡并不遥远了。致命的是,社会老龄化和中位年龄的大幅上升会严重地打压社会的创新和创业能力。别看中国现在的创业狂潮一浪高过一浪,如果生育趋势不发生改变,这将是中国这个世纪内的最后创业浪潮了。因为首先创业是年轻人的游戏,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年轻人数量锐减的情况下继续产生这么多源源不断的新创企业。你能想象一群五十岁的人比一群二三十岁的人更有创业热情么?这样的事情过去不会发生,未来也不会发生。其次社会对高新技术的需求将会随着老龄化而降低。老年人不善于接受新鲜事物,不需要那么多新鲜技术,维持现状就足矣了。这给初创企业带来的打击也是十分巨大的。为什么日本今天的创业公司几乎不存在?为什么iphone/ipad这样的高科技在日本卖不动?因为日本的老年人宁愿看纸质报纸也不愿意用ipad。人类不同年龄阶段的生活状态已经宣判了创业创新在高度老龄化社会中的死刑。我们又如何期待在未来比日本老龄化速度更快的中国产生比现在更多的新兴高科技企业呢?日本曾经的丰田、日产、索尼、松下的成功是日本战后婴儿潮一代40岁左右建立起来的,而随着婴儿潮一代的老去,年轻人口无法及时补充,曾经辉煌的索尼、松下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而新的类似丰田、日产的伟大创业也做不出来。这正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对社会劳动力需求的降低给经济社会带来的最严重后果。中国的航天、军工、互联网产业将无法维持过去30年内飞速增长势头,更不用说社会抚养迅速压力增大后,第一块要砍掉的财政投入就是这些产业。15年前时年31岁的李彦宏、35岁的马云和29岁的马化腾建立起了如今的BAT帝国;而如今的创业企业,我预言在未来15年内是无法达到目前这三人的高度。万达创始人王健林坦言目前中国的创业环境和氛围已经远不如十五年前,重要的原因就是社会人口的老化。如今看着热闹的初创公司将会随着社会中位年龄猛增对创新需求锐减而成为昨日黄花而后继乏力。其次社会年轻人的上升通道将会因为上面压着太多前辈而受到严重阻碍。在日本老年人占主导的公司不仅没有竞争力,而且论资排辈严重,退休工人啥都不干拿的工资甚至比在公司天天加班到半夜12点的蚁族工资还高。这样畸形的倒金字塔的人口结构将极大地压榨年轻人劳动成果,使年轻人失去创新和实干的动力,使他们的劳动价值得不到很好的财富上的体现。从而抑制整个社会效率。成为啃老一族不仅是年轻人的问题,更是上一辈人少生孩子带来的无奈的选择和恶果。社会老一代的舆论苛责年轻人啃老,不仅是对他们的极大不公平,也是上一代对自己少生孩子带来的恶果的重大责任的回避和漠视。

东亚民族是一个大的囚徒博弈的受害者。每个人都追求自我效用的短期最大化,选择少生甚至不生孩子。搞的下一代孩子在求学、找工作、晋升路上要面对比人口结构合理的美国、印度大的多的多的压力和困难。我们有一个重要的误区,中国人普遍认为的养孩子养的太少的原因是养不起,而正确的逻辑应该是养孩子太贵的原因是养的太少。如果社会普遍都生三个孩子的话,社会的抚养成本甚至会小于目前的情况。孩子的稀缺性将会推高一切有关于孩子的社会资源价格,扭曲正常的市场价格。生孩子本来是一件规模经济的事情,被中国人囚徒博弈成了规模不经济,选择减产到均衡数量的一半以下,产生了数以亿记家庭的规模不经济。大家都朝着精养一个孩子的模式进行着下一代军备竞赛,极大扭曲了抚养价格。殊不知,精养一个的成才概率和粗养五个比起来要小的多。更不要说中国这个民族高度均一化,孩子的平均智力世界第一,勤劳程度举世无双。说实话强推的教育对汉族小孩的影响尚有待讨论。中国经济终将有一天会为不让这数亿高智力的孩子出生而感到扼腕叹息。人不仅是社会的负担,更是社会的财富。否则人类社会如何进步?中国扼杀了数以百计的潜在诺贝尔奖获得者,数以百万级的优秀工程师、艺术家和科研人员的出生,也扼杀了数以几十亿双衣服、鞋子、袜子、帽子的需求、扼杀了中国未来的上千亿吨粮食产量需求。在未来的20年到30年间所有人终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毫不怀疑在中国未来不发生重大动乱的情况下,中国GDP总量将会超过美国。但其实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人口结构的情况下,如此勤劳、聪明、追求世俗成功、没有宗教束缚和文化冲突、高度均一化的年轻而又充满活力、善于创新和模仿的中国的GDP总量应该在慵懒的美国的4倍以上(人均GDP接近甚至超越)。但在目前的人口结构下,中国的GDP总量将可能永远无法超过美国的2倍,甚至在本世纪结束前重新被美国甚至印度反超。印度这样被李光耀评价为好夸夸其谈而从不实干的民族若是在本世纪结束前反超中国,真是对中国人的莫大讽刺,但却也是全体勤劳勇敢又善于创新模仿的中国人的无可奈何。而美国,将凭借着全世界最合理的人口结构和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供给和需求,继续引领着世界科技、文化、经济、军事变革的潮流。虽然美国国内的医保、种族、好吃懒做问题愈演愈烈甚至在长期内不可能得到有效解决,但这些问题比在美国未来源源不断的充裕的劳动力需求和供给的大前提下,都不能影响美国经济前进的大局。而中国人以及东亚民族特有的极度勤劳和极度聪慧,会在劳动力供给端和需求端萎靡不振的现状下显得微不足道。有人说技术进步和效率提升会解决这些问题,殊不知劳动力供给端和需求端的萎靡不振恰恰是阻碍技术进步和效率提升最重要的原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