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车和日本车的不同企业文化

 

 

德系车和日系车目前在世界上普遍占据着主导地位。对日系车来说,北美市场和日本本土市场是其最重要的领地;而对于德系车来说,欧洲市场和中国大陆市场是他们最重要的地盘。

 

日本人的企业讲究的是销售文化。Sales和HR在公司中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主导作用,而工程师的话语权相对比较薄弱。日本人追求的是造出客户喜欢和客户想要的车;而在德国的企业里占据主导地位的都是工程师。德国大众的历任一把手大多出身于基层工程师。这和日系车厂的战略不尽相同,德国人追求的是造出工程师理想中的好车而不是一味满足客户需求的车。

 

这也就导致了德系车辆和日系车辆在驾驶体验和保养性上的显著差异。我们可以发现德国车往往小故障小毛病比较多,这恰恰是因为德国人喜欢把新技术第一个投放到市场上,从而导致某一些零部件的可靠性不佳。而日本车厂精益求精,基本上对于新技术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态度,只用经过时间和市场检验的可靠技术。给用户的感觉就是日系车辆的可靠性比德系车优秀。但新技术新理念却和大部分的日系车无缘。从这个意义上讲,德系车给整个汽车行业带来了相当程度的正外部性。德系车用自己的大胆创新和相对低可靠性换得了市场对新技术的检验和改进,而改进后的新技术却被整个市场所采纳。日本人可以借鉴德系车的经验教训,直接采纳久经市场考验的技术却只付出了很小的试错代价。如果按照经济学的规律来说,日本人给德国人交试错补偿费也是理所应当的。

 

用户至上是日本人的理念;而德国人的理念却是工程师和技术至上。这两种不同文化的差异在世界不同角落都有很大的市场。日本人彬彬有礼细致入微的用户体验给很多人带来了极大的享受,却在另一方面不能有效地激励创新,创新主导人员的社会地位不能得到有效保证;而德国人对科技和完美的极致追求保证了工程师在企业内的地位,极大程度地激励创新,却有时候因为过度创新或者不合时宜的创新而跟不上时代节奏被市场淘汰。两种企业文化各有优点。究竟什么样的企业文化才是未来的企业主导方向,尚未可知。

 

而在中国现实的社会环境中,由于对创新的保护机制尚不完善,新兴技术的复制剽窃成本很低,相应的知识产权保护处罚力度严重不足。我很难看好工程师主导的企业文化在中国能够占据主导地位。事实上,很多工程师主导的企业在很多时候更不上瞬息万变的中国市场需求节奏,也无法应对层出不穷的各式各样的偷窃行为。而如马云这样Sales主导型的企业,往往在中国就能获得很大的成功。当然,里面的员工工作压力很大,996的工作制损害的其实是未来中国的长远利益。如果知识产权保护和员工工会保护力度得不到长久的保证,等待员工的很可能是日复一日的加班和压榨,这会从长期损害中国的代际经济结构,不能鼓励真正有效的创新和实现对创新的有效保护,健康成本和下一代的教育缺位也是996工作制下不能不忽视的给长期经济带来的副作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