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美一周年

来美一周年

今日是我来美一周年。在这短短一年时间里,我几乎走遍了美国的各大城市,驾车横穿美东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坐飞机飞越美西的落基山脉。这一年走遍了千山万水,和各种不同背景的人交流。这个世界不再显得是一年前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眼中的那么狭小,而是如此的多姿多彩。

出国了才会更爱国。这句话的确是我一年多来的体会。只有身处异国他乡,没有身边亲友和朋友的照应,我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个强大的祖国不仅对身处国内的十三亿中国人有重大益处,也是全世界十四亿炎黄子孙的共同福祉。没出国前,我会去看到中国制度上存在的诸多问题。来到了万里之外的美国,我方才意识到全世界每个国家或多或少地都存在不同的政治架构和经济制度的问题。很多情况下一个国家的发展是和他所处在的地理位置和人种决定的。来到美国,从茫茫的大平原一路狂飙,方才意识到也许真是上帝保佑着这个国家。美国北面是同种同文的加拿大保皇党,南美是国力对比悬殊的墨西哥,东面是4000公里宽的大西洋,西面是9000公里宽的太平洋。南北无强敌,东西两大洋,国土到处可耕,海岸线漫长,周围遍布着不冻不淤深水良港,全美国只有东面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和西面的落基山脉,中部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沃土。这样的地理环境不仅帮助了美国远离了战火纷飞的欧洲与动荡不安的亚洲,远离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让美国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最大赢家。两次世界大战让美国吸收了德国和犹太的政治经济科技军事人才,加上七八十年代后吸收了大量的中国印度工程师,九十年代在苏东剧变后引进了大量苏联加盟共和国最优秀的科学家,加之本土充沛的劳动力,造就了今日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可以说,这样的移民制度使得任何国家的强大都会带动美国同时强大。移民和宗主国不可隔阂的血脉联系使得美国成为真正的世界中心。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二三十年,无论是否美国的经济总量会被中国超越,美国世界老大的位置都是不可动摇的。

当然这样的政治制度也会给美国带来很多严重的问题。由于非洲裔和拉丁裔的生育率几乎是WASP和其他族裔的两倍,四五十年后WASP在美国会成为少数裔,美国可能会逐渐演变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拉美共和国,随之带来的劳动力效率大幅下降和社会治安恶化是不可避免的。如何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继续维持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不会回避的难题。目前看来在美国的宪政框架内还没有很好的解决途径,但我相信后人会用更有智慧的方式解决这个难题。黑人给美国带来了音乐和体育,给美国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底层劳动力,为美国经济的腾飞提供了坚实的保障,同时也创造出了大量的无家可归懒汉和社会治安破坏者。如何用好这一把双刃剑,让他成为攻坚克敌的利器而不损害自身利益,是美国不容回避的难题。目前在美国头等重要的大事就是政治正确,族裔问题尤其是非洲裔和拉美裔问题是一个政治禁区,谁都不能提,谁都不能碰。但是如果始终把这种问题藏在历史最深处,总有一天会带来巨大的麻烦。这个道理就是中国的政治禁区一样的。设置的政治禁区问题越积越深,总有一天会给国家和全体公众带来巨大的的不可挽回的损失。1994年洛杉矶种族大暴动的例子说明,美国在正常状态下是一个良好运行的社会,但一旦出现了极端事件,出现了无政府状态,就会立刻陷入暴乱的状态。从新奥尔良卡特里娜飓风也可以看出,一旦美国出现了类似于汶川大地震这样的巨大灾难,军队只能以非常低下的效率,拿着枪去镇压抢劫公众、滥杀无辜的暴民,而不是像中国人民解放军以相对较高的效率完成对灾民的救援。美国的金融支付体系亦能说明这个问题。可以说,美国的信用卡和支票系统整整落后了中国发达地区十年以上,还在通过手写的支票/平邮和不设防的信用卡系统完成大量的支付交收,存在着极其重大的安全隐患。在平时由于大众的公德出众,漏洞百出的金融体系(比如预授权交易这种国人根本无法接受的系统)反而使得美国人不需要费劲脑筋设计出类似于支付宝这样复杂精巧的金融交收体系,降低了内生交易成本。但在危难时刻,却可能给美国带来潜在的金融系统雪崩。大而不倒的思想垄断了华尔街,使得金融机构肆意地放贷给不符合规定的客户,最后由全体美国纳税人买单兜底了华尔街,为2008年金融海啸付出了沉重代价。

从个体上来说,美国人公德感极强,你会发现美国人无论红灯与否,在停止标志前总是奉行着东西方向过一辆车、南北方向过一辆车的礼貌举止,绝不抢道(纽约除外),当然与之相辅相成的是美国人私德比较差,他们缺乏中国人这种上对父母的孝顺、下对子女的负责。在美国工作事业上的朋友是很难变成生活中的挚友的,言谈举止中朋友间透露出的思想感情和深度都是远远不及中国的挚友的。说实话,美国人看世界是没有中国人深刻而复杂的。他们很简单,今朝有酒今朝醉,不问明日谁沉浮。刷卡随便刷,今日刷明日,明日奈我何。而中国人正好是反过来,公德比较糟糕,私德确实极其的好。挚友有难,绝对两肋插刀,施以援手。工作中的朋友可以慢慢变成生活上的朋友,可以一起喝酒抽烟聊家常,可以互施援手。这不是一个靠着法制规范而是靠着血缘地缘纽带而生存的民族。中国人追求现世的享福,骨子里绝对是不信上帝的。中国人可以同时供奉各路神仙,其实本质上而言就是谁也不信。我去了十几次教堂,内心深处的确是感到华人这个民族主体是根本不可能信什么上帝的。海外广泛存在的华人教会在更多的层面上是一种华人互助组织,大家交交朋友,生活上互帮互助,慰藉内心深处的寂寞和身为少数裔的弱势。当然这样的非常现世主义的价值观是非常容易发展出高度发达的商业文明,我也相信智商不逊于犹太人的中华民族主体可以创造出辉煌灿烂的文化,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我们这一代应有的贡献。

有人开玩笑说假设一个美国公司有一个高层职位,如果十个中国人去竞争的话就会互相内斗打小报告,最后搞得谁都没能获得这个职位;如果是十个印度人竞争这个职位,他们就会推选出一个代表做这个职位,这个人接着给剩下九个人加薪。这当然是个玩笑,但从中不难看出中国这样以血缘地域种族为纽带的民族很容易产生内耗,使这个民族的智商无用武之地。辉煌灿烂的历史文化既是中华文明的宝贵财富,也是中国文明融入世界大家庭的不小的障碍。如何利用好我们辉煌灿烂的历史,减少历史和传统文化给我们融入世界带来的桎梏,是交给炎黄子孙最重大的课题。

在国内的时候,我往往看到的是中国尚待提高的地方和美国先进的地方,来到美国之后,我能看到两种制度文化各自存在的利弊。在各地的唐人街,其中的华人经过了一两百年漂泊海外的生活,依然维持着汉族人自己的生活方式,完全没有变成美国人。这种文化的内在张力是其他民族文化所不具备的,德国人到了美国,就变成了美国人;意大利人到了美国,也就变成了美国人。只有中国人和犹太人到了美国人,永远都还是中国人和犹太人。这两个民族只要是宗主国有难,必定千方百计地施以援手。美国和以色列铁一般的关系就证明了犹太族裔在美国的社会地位。由于美国主流媒体和影视文化业的后台老板都是犹太人(CNN除外),在美国反犹几乎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美国的媒体在报道巴以问题、犹太穆斯林冲突上一边倒地无理由倾向于以色列也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90年代世贸中心爆炸案和惨绝人寰的911事件就是美国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所付出的惨痛代价。遥想中东战争的最紧要关头,美军阵中的犹太裔飞行员全部请命死战,把机身上的美国国旗刷成六角旗,驾驶F15从美国本土万里奔袭轰炸伊斯兰阵地。美国和伊斯兰国家结下的梁子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斗无法化解了。曾经有一个在美国本土举行的关于未来犹太人和穆斯林未来走势的学术探讨会,与会的犹太裔和穆斯林学者在台上握手言欢,好不热闹,台下的犹太裔和伊斯兰裔美国人欢呼雀跃。会后主持人试探性地让大伙表决未来巴以问题可能的走势,结果台下几乎全部的犹太裔和伊斯兰裔美国人认为杀光对方族裔才是巴以问题未来唯一的出路,会场中互相责骂,一片狼藉,双方的学者也是无可奈何。耶路撒冷作为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永远的不可分割的圣地,在未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频繁地爆发种族冲突,巴以两个民族的仇恨恐怖永远无法化解了。种族问题不但严重困扰着美国,同时也将在未来一二十年内困扰着中国。儒家本来是一个非常宁静的社会,信奉着父父子子君君臣臣朋朋友友,但伊斯兰极端宗教势力制造的昆明、喀什等等暴力事件一再提醒人们,未来的中国可能是一个暴力频繁甚至泛滥的国家。如今上海的治安可能是超过美国所有地方的,在未来我实在是不敢预测中国国内的恐怖势力活动情况。

更可况,中国奉行了3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给中华民族的未来蒙上了巨大的阴影。在新疆汉族少年儿童的出生率和人口占比已经少于穆斯林儿童,长此以往不出一二十年,汉族将会成为新疆的少数族裔,新疆的治安状况和极端宗教势力可能会愈演愈烈,可能会出现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情况。同样的,在计划生育政策得到严格执行的东三省,未来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如果以1.1的出生率,每代要减少45%的劳动力来测算,任何政策都无法挽救东北的衰落。同样的道理也会体现在中国的各个地方,计划生育的恶果正在逐步体现出现,并且会在未来一二十年间得到进一步的显现。除了北上广等移民人口不断输入的城市,中国别的城市都会陷入未富先老和青壮劳动力严重缺乏的囧境。在这样畸形的倒三角人口结构和1.18的超低生育率面前,任何经济政策和社保制度将难以为继。在长期不正常的计划生育宣传下,中国人普遍认为人会消耗粮食,却没有意识到人更能工作纳税,能为社会创造价值。据测算,抚养一个儿童的成本占GDP的5%,给一个老人送终养老占12%,但一个人在工作阶段纳税却占据了GDP的26%,一个人的诞生能给社会创造9个点的价值。在我们畸形的计划生育宣传下,公众只看到了人要吃饭占据社会资源,却没有看到人能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资源;大伙儿只意识到人太多能源资源不够分,却没有意识到人类最大的本事就是把非能源非资源变成能源和资源。古时的原油什么都不是,正是人类通过伟大的工业革命把原油变成了人类工业的血液;以前太阳能风能也得不到很好的利用,而如今伟大的工程师却合理地利用了太阳能和风能把以前的非能源转化为能源。可以预想在未来人类将会攻克可控核聚变技术,把如今的非能源变成能源。人类的创造力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其基础就是要有足够多的人,形成分工足够细致的产业,各尽其用,为社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如果人都不存在了,小孩都没有了,我们要的发展还有什么意义,我们造的那么多房子难道是未来给外国人外星人住的?在这个问题上,我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有着丝丝担忧。很可能年轻人每天工作12小时累死累活薪水却不高,老人迟迟不能退休拿养老金,年轻人迟迟不能晋升会是中国未来社会的常态。人口萎缩和老龄化带来的社会总需求下降对经济是最致命的。劳动力数量的大幅下降带来的劳动力成本的大幅提高,会使得中国的外向型经济难以为继。说实话,美国人根本不关心外国老百姓的福利,也不会真正关心外国老百姓是否是在血汗工厂里劳作,他只关心自己百姓的幸福,能否工作轻松有保障,是否能用低廉的价格买到全世界的产品。对于计划生育在未来给中国带来的严重后果,中国人可能只能自食其果了。和日本不同的是,日本是在人均GDP达到3万美元的时候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其社会保障体制和救济制度已经相当完善。中国却要在人均GDP 6000美元的时候进入老龄化社会,况且老龄化的势头会比日本更为迅猛,其结果是难以预料的。日本所经历的经济长期停滞、社会活力严重不足、养老体系难以为继可能是中国未来不得不面对的。

这一年,自己切身经历了白人的无理、印度人的无耻、犹太人的精明利己。住遍了纽约的布鲁克林、皇后、曼哈顿脏乱差般的第三世界,挤过纽约恶臭难耐老鼠乱窜指示不明的地铁大蒸笼,感受过谷歌作为世界一流互联网巨头给员工提供的超国企福利,见过芝加哥30街以南类似于丛林社会的糟糕治安,飞过洛基山脉的五色斑斓,开过阿巴拉契亚山脉的优美丘陵,了解了世界各个种族不同风情。我见识了美好的美国,也怀念迷人的中国;同时我也憎恶美国的某些方面,也厌恶中国的种种弊端。这如同一个围城,才让世界变得这么精彩。内心之中我还是要为中华民族的未来祈福,这是中国人的惯性思维,时时刻刻为明天着想。我无法改变身上的血液,也无法改变内心深处的魂。读万卷书,方知孙大炮书生误国;行万里路,才意识到世界和自己想象的有多么大的不同。

愿明天更美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