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见闻

这个暑假我去了法国和意大利。由于种种原因这次成行的城市只有法国的巴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和罗马。我估计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不会再去欧洲,我觉得在21世纪头一个20年去欧洲看看还是很有收获的。

初到巴黎,第一感觉就是机场不如美国,巴黎的机场有一种十年前的中国机场的感觉,法语英语汉语是巴黎机场的三种只是语言,整个机场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较小气,这可能不仅仅是巴黎给人的印象,而是整个欧洲给人的感觉。一出机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海被称为是东方巴黎的原因了,整个淮海路的法国梧桐、街道布置和巴黎简直是一模一样的感觉。整个欧洲的人性化设计不如美国,卢浮宫对游客休息座椅设置、文物布置合理程度、空调舒适度和美国的标准相去甚远。总体来说,欧洲的生活质量比如美国。整体的感觉就是路破、路小、车小、房子老、物价贵、城市设计落后、工资比较低。当然欧洲的生活情趣很有可能是高于美国的。随处可见的就是路边的咖啡店、甜品店、生活工艺店,他们的总体质量是高于美国的大中型连锁店的。美国的连锁店因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关系,经常不提供质量最优的产品。生活的精致性是欧洲的最大强处。

巴黎的博物馆是最大的看点。很幸运我们花了两天时间游览卢浮宫和凡尔赛宫。游览卢浮宫的时候我发现欧洲中世纪的艺术水品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画中画的几何透视和物理尺寸描述的淋漓尽致。中国中世纪的艺术还停留在毛估估的艺术阶段,和同时代的欧洲艺术实在是相去甚远。游览凡尔赛宫的时候,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法国经常要掀起全国范围的革命了。凡尔赛宫实在是过于的奢华,法国的贵族实在是过于的剥削民脂民膏了。凡尔赛宫设计的奢华程度,远远超过同时期的中国故宫,其奢华和当时法国贫民阶层的痛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难怪当时老百姓造反了。很可惜我没能有机会参观奥赛博物馆,无缘目睹里面的梵高莫奈的传世杰作,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弥补这次的遗憾。

意大利又是另外一种风情了。总体来说意大利的经济发展水品比起法国落后许多,这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就可以看出来。也许在法国我觉得巴黎的总体发展水品高于中国上海,在意大利我基本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意大利人不遵守规则和各种城市规划的混乱在我这次的行程中比比皆是。各个旅游景点门口有着大量的穿着西装制服的骗子,骗游客多出几十块钱节省几个小时排队时间的骗子。甚至各个旅游景点门口的排队的队伍和标识也是乱七八糟,我们曾经在罗马斗兽场门口排队排了几个小时到门口发现我们站在了一个不正确的队列中,导致烈日下几个小时的排队都是白排。整个罗马的道路设计的非常糟糕,坑坑洼洼。包括罗马的古建筑都是缺乏维护,锈迹斑斑,在照片中远看还可以,近看确实是非常的令人反感。整个罗马用大量的市中心的宝贵地块永伟历史遗迹的展示,各种残破不堪锈迹斑斑的倒掉一半的楼,这些毫无维护的历史残骸并不能让游客感受出几千年前的古罗马的伟大,反而徒增反感。我们还遭遇到了罗马出租车(罗马不准有uber)司机的无理。司机在载我们的途中,副驾驶居然一直坐着一个毫不相干的女的(也许是司机的朋友),导致我们在后排始终和箱子坐在一起。这种情况我在中国都没有碰到过,居然会在一个号称是发达国家的意大利碰到。罗马的市政设计的散漫体现在游客风景区和商场没有任何的游客歇脚处、座椅甚至是厕所,让游客感受到了极大的不方便。真不知道意大利的城市规划者在设计的一开始是如何想的。我们去游览罗马的博物馆的时候也碰到一个巨大的大厅没有任何的歇脚座椅的情况,真不知道那些一天逛了几个小时的游客是如何歇息的。意大利街道上随处可见各种横七竖八乱停放的车辆,互相垂直平行什么都有,甚至有车就直接停在了马路正中间。市政建设的贪腐连我们这种到罗马第一天的游客也能一眼看出。博物馆内一个20平米的展厅虽然没有任何供游客休息的座椅,但这个小小的展厅内居然能有四个灭火器。真不知道博物馆的采购人员吃了多少灭火器供应商的回扣。

但无论法国和意大利的市政市容多么破败,法国和意大利的美食确实是天下无双。尤其是法国的早餐、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甜点和罗马的海鲜,都是美国的意大利餐厅无法比美的珍馐美味。没有美国的意大利餐厅的腻和甜,意大利的美食真是原汁原味,令人流连忘返百吃不厌。我觉得,以后去欧洲最大的乐趣不在于这些博物馆、海滩、风景名胜和游人如织的景点,而最在乎的是欧洲这些美食。

欧洲的衰败也许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希望欧洲衰败的慢一些,让我们这代人多感受欧洲的美好。

 

 

Advertisements

我对经济学和金融学研究的一些想法

我是一个没有在经济学和金融学顶级期刊上发表过文章的完全的菜鸟,按理完全不应该在这样的高大的命题上发表观点。但最近看到了学术圈的很多现象,斗胆在这样高大的命题上发表自己的拙见。

我说的很多问题并不仅仅是经济学金融学学术领域的一些现象,而是整个学术圈共同存在的普遍问题。美国的整体学术氛围在最近的二三十年走下坡路,而且在可以观察到的未来这样的趋势也不会发生逆转。主要的原因有如下几点。

1 终身教职的体制日益和现行的社会游戏规则脱轨。伟大的经济学大师Gary Becker曾经在20年前就指出了这个问题,tenure制度已经成为当今学术圈的一个负资产。Tenure制度当初是美国教师工会为了保障学术自由度和吸引二战欧洲人才而开发出来的制度,这套制度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原因在于现在各个大学有着对学术自由宽容度很大的招聘标准,很少有出现因为出格的学术见解而导致无饭可吃的现象发生。一个比较长的聘任制度(10-12年) 是一个更好的评价标准。其一可以让年轻的学者有更长的时间进行周期更长的学术研究工作,其二可以让无产出的老教授退休,而不是一直占着位子剥夺了年轻人的学术机会。退出机制的缺乏,导致后继无人,新城代谢乏力。

2 推荐信制度和当今劳动力市场的游戏规则不符合。推荐信制度本质上是前任雇主可以对雇员下一份甚至以后的所有工作产生决定性的影响的制度。实际上,是一种人生依附和荣辱绑定的游戏规则。我不止一次看见很多人品很差的导师以威胁学生未来推荐信的方式胁迫学生,这样的公然违反劳动力市场基本游戏规则的事情在学术界一再的发生。几乎所有的行业在背景调查的时候都不可以询问前雇主对雇员的评价,而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学术界大肆横行,并且结合1中描述的终身教职制度肆意地祸害一大批受害者。因为施害者本身的铁饭碗没有退出机制。

1和2导致了现今的学术圈大量存在劣币淘汰良币的现象,已经使得一的大批有见识的优秀人才远离学术圈,实在是令人惋惜。如果这样的制度在未来的三五十年内无人改革,优秀的人才将会日益远离这个圈子,加速这个圈子本身的衰落。

经济学和金融学的学术研究同样存在一些致命的问题。而在这个领域特有的一些现象,则是这个领域主流研究者如今过于痴迷数学模型的复杂性,而忽视数学模型假设的荒谬性。我是一个从小数学不差的人,在很小的时候就痴迷于数学技巧的精妙性。我是一个有着自己经济学思想的人,对主流的甚至是拿过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没有任何的仰视,甚至很多时候我认为部分的诺贝尔奖他们是不配拿的。我对于主流经济学模型的批判在于他们往往假设一个超级复杂的效用优化模型,然后假设理性人的不完全信息,而且还要根据不完全信息和博弈论的模型进行跨期最优决策。这根本不是不完全理性假设, 而是超级超级完全理性假设。每个个体不光需要知道自己的效用和信息,还需要知道所有人的信息分布和决策假设。如此模型不是对人性无知的假设,而是建模者本身的过分狂妄自大亦或者是无知。有人甚至用这样一个空中阁楼般的模型假设用历史数据进行调零对准和冲击检验,试图用两个错误(模型假设的错误和统计校准的错误)叠加出正确的推测,是一件更加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这一点,是我对于最近几十年主流经济学研究最根本的批判,也是主流经济学研究停滞不前,对目前的经济现象缺乏解释力的根本原因。那些最痴迷于复杂经济学的研究者,在我看来是思想相当肤浅的一批人。但愿以后能有新一代的经济学家用更有力的工具改进甚至解决这个问题。但依目前的趋势这一天还为时尚早。

第二是主流经济学者尤其是华人经济学家选题品味的缺失。连何治国这样的顶级期刊的常客,华人金融研究的翘楚都在做比特币区块链这种狗屁学术研究。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品味的人能对经济学有什么学术贡献。学术圈品味的低级化和庸俗化使得学术研究缺乏深度,只知道盲目的追求短期的炒作热点。

整体学科的下坡路是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现象。这是我的一些想法,希望我这个离开学术圈的人能唤醒更多圈内人,尽我们的所能帮助这个有着光荣历史而非常有意思的学科重新焕发应有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