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了

 

北京时间现在已经是农历蛇年的除夕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不在中国过春节。在美国这样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似乎整个城市的重点就是这个学校。冬天的凌冽寒风吹在身上要说不冷是不可能的。我似乎感受到了电影里才有的苏联冬天的严寒天气。零下二十度的天气,下着不小的的雪,刮着不小的风,能见度很差,所有的道路都被积雪覆盖,到处都是堆得和小山一样的雪山。好一个冰雪世界啊。每天上下学就好似攀登雪山一样艰难。我真是体会到苏联人居然能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在世界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苏联卫国战争篇章,也为当年希特勒贸然进攻苏联表示不解。身处这样的境地,才能感受到过去未曾有过的心境。

我的学业似乎也和上下学一样,是一个不断攀登雪山的过程。道路很艰辛,随时会打滑,随时会摔倒。但是正是因为道路艰辛,山很高,才值得我去爬。学的越多才发现自己越是无知,以前的心高气傲真的是慢慢地被磨砺掉了。这是一件好事,但做的还不够,只有学的更多,才会明白要学的东西还有更多,才了解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江学长所说的中国古话“闷声大发财”真是有他的道理。

除夕了。祝新年龙马精神!我在纽约州水牛城寒冷的冬夜里向各位小伙伴们拜年!

Advertisements

PY=MV

 

       这个恒等式在中国的本科高等教育课本中已经被教过无数次。无论是采用曼昆的经济学原理或者宏观经济学或者是中国本土的经济学教材的学生,都会在课堂中接触到这个上世纪早期关于货币的恒等式。“证明”的过程是这样的,PY是名义总产出,而MV是货币流通速度和货币总量。由于名义总产出是按照货币的总经手规模测度的,而这恰恰就是MV,于是我们就得到了PY=MV这个货币恒等式。

       但是在今天的货币金融学的模型中,这个公式却大大地有问题,甚至于等式左右两端有着数量级上的巨大差异。PY测度的是总的名义总产出,此处值得是名义总商品产出,也就是我们日常衣食住行购买的商品。而等式右侧测度的是总的货币经手规模。这个等式在金融市场尚不发达的一百年前成立还勉强说得过去,而在金融市场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实在没有理由继续坚持这个荒谬的恒等式了。如今的货币需求99%以上都是用来购买虚拟的金融产品比如有价证券、保险以及各种复杂的金融产品,只有1%的货币是被用来购买实物商品。PY=MV左侧测度的是按价格测度的商品规模,右侧测度的是包括商品市场和金融市场在内的一切货币经手规模。在金融市场占据货币需求主导地位的今天,这个等式似乎再也不能成立了。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M的测度。我们到底应该用M0还是M1或者M2来测度所谓的货币总量。如果仅仅是M0的话,难道在信用卡如此流行的今天,我们都只能用现金在购买商品么?如果是用M1或者M2作为货币总量的话,我们的金融资产难道仅仅是用来采购商品的么?费雪的时代,金融市场不发达,没有信用卡,把金融市场完全忽略掉得出这样一个恒等式,两端似乎在不存在数量级上的差异。在金融市场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国家的教师还在用这样的恒等式教育一代又一代的学生,说他们是书呆子又有什么为过呢?似乎很少有人想过每一个似乎是金科玉律的等式的背后逻辑。在整个世界变得面目全非的一百年后,我们在大学本科的教学过程中依然给学生灌输这样的概念,实在是让人苦笑不得。

       费雪恒等式还有一个问题,就是PY测度的是最终商品的总货币价值,而MV计算了所有用货币交易过的商品(包括半成品)的货币价值。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等式左侧和右侧对于半成品价值计算的出入。

这个看似金科玉律的恒等式居然堂而皇之地在中国大陆的经济学教育中流行了二三十年而少有人对此进行反驳,似乎已经深入人心。不少学者甚至用这个逻辑上完全不成立的公式推演中国该发行多少货币,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事实上,货币发行规模是一个难以测度的指标,在金融市场高度发展并且会更发达的今天,大量的创新型金融资产也可以被纳入到货币或者准货币的范畴中。这给货币经济学带来了新的挑战。也许一种新的金融工具的发明就可以给货币规模带来显著的变化。这也就说明了货币的合理发行规模的测度不仅不可能,并且不合理。我们应该完全放弃费雪恒等式,放弃用传统的货币总量测度通货膨胀的方式。事实上,美联储已经放弃使用货币总量作为货币政策的评估工具,改用更为合理的通货膨胀率作为货币政策的制定依据。这已经提示我们,再用一万只眼睛盯着货币发行总量,已经没有必要了。

PY=MV的谬论在中国大地上流传了20年,似乎还会继续流传下去。还有诸如此类许许多多的谬论也在中国大地上流传,足以警戒我们,学经济学要搞明白经济概念背后的逻辑。不能死抱着过时的概念,来迎接日新月异的世界。拿来主义,永远不曾在这片土地上消失。

 

 

似乎未曾离开

 

一回到水牛城,扑面而来的似乎就是冰冷的寒风还有白雪皑皑的世界。从飞机上航拍下去,水牛城和波士顿似乎就是彻彻底底的两个完全不同的城市。波士顿虽然冷,但是不怎么会积起很厚的雪,有的时候似乎雪一夜之间就会融化。而水牛城常年就是下雪的状态。由于五大湖的影响,水牛城的天空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冰雪,随着阵阵寒风飘落在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

住惯了house的小楼梯,我似乎对apartment的电梯有点不习惯。似乎总感觉,住house不会有邻居在半夜十二点大声放着rap,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片安宁。波士顿的小城完美地秉承了新英格兰地区的英伦风范,恬静安谧典雅,没有高端霸气上档次的俗气,有的只是整个城市的安宁氛围。欧洲小城市的气息在波士顿完美无缺地展现出来。说实话,玩遍了欧洲的人是不会对美国旅游有什么兴趣的,而去过了英国的人似乎也不会对美国佬的建筑设计投以赞许的目光的。

似乎我从未离开这篇土地,我会回来的。

Washington D.C.

 

       华盛顿是美国首都。给我的第一感觉华盛顿的环境很好,完全没有纽约脏乱差的任何特质。在纽约经历了诸多不顺之后,来到华盛顿我们有耳目一新之感。从宾夕法尼亚大街到航空航天博物馆,我们感受到了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气质。这里似乎和英国的风貌比较类似,建筑恢弘大气,排列的井井有序。

       说实话,对于美国的历史,我的了解程度远远没有中国历史来的那么深刻。但是上了交大的一门通识课从历史的视野下看美国文化我才逐渐了解到美国民主共和政治的来之不易。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总统博物馆,我重新回忆起当年记忆历届美国总统时的不易。其实我本科的生活是很丰富多彩的,这一点是我来到美国后才逐渐意识到的。

       站在当年马丁路德金演讲的舞台上,感受到他发出的美国黑人维权的最强音。虽然说很多人告诉我们人类社会其实是很不公平的,因为时间根本就没有教科书里描述的那么美好,但是我们依然要大声呼吁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因为只有机会的公平,才能带来源源不断的的科技创新力,才能逐渐地把美国塑造成世界第一强国。可以说,没有马丁路德金这样敢于牺牲自我的维权领袖,没有汗水和鲜血,人类的文明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灿烂辉煌。人类的现代文明是靠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争取来的,而不是靠着非暴力不合作换来的统治者妥协的产物。

美国人的吃问题

 

       美国是一个很不重视吃的国家。每天美国人的菜单上几乎都只有汉堡、三明治和披萨。无论早中晚,美国人都吃着这些同构的食物,只是馅料和上面的酱汁不尽相同。这在美国人的眼中就是不同的菜了。说实话,中华美食之博大精舍实在是美国人所无法理解的。中国的八大菜系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拉到美国来横扫50个州了。美国人似乎无法理解中国人每天都要花3个小时在做饭上;同样的中国人也无法理解美国人为何可以把这么难吃的食物吃的那么津津有味。也许这就是文化的差异吧。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美国人的生活非常无趣。天天吃着那么难吃的食物,穿着淘宝上根本卖不出去的衣服款式,开着别人不在意的车子,一天一天生活下去。我实在是觉得,中国人至少在吃饭和穿衣上远远领先同龄的美国人。至于精神上,中国人看的书,玩的桌游,每天多姿多彩的社交生活和饭局,也遥遥领先于美国人。但是为什么成群结队的中国人还朝着美国蜂拥而来,实在是值得中国人好好反思的。我们品味那么高,却无法从那么高的品味和那么疯狂般的勤劳中获得国人应该享受的幸福。

再游洛杉矶

 

两年半前,我曾经到过洛杉矶,此次故地重游,真是别有一番不同的心境。

我和锦程一到洛杉矶,就被困在了洛杉矶机场附近。遭遇了一个半小时的误机,我们直到中午才到达了洛杉矶国际机场。苦于无法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从机场到达酒店,我们在洛杉矶机场内转了大约半个小时。我惊讶地发现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出现在了洛杉矶机场。一交流才知道,他刚来美国没几天,也是趁着寒假来洛杉矶来玩的。最令我们激动的是,他居然有车!其实我和他在交大校园里也没碰到过多少次,居然能在异国他乡在同一个时间点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真是让我感叹这世界真小哪。最令我们双方感到惊讶的是,我们住的地方居然还在洛杉矶downtown的同一条街上,真是令我们感到天下经由如此凑巧的事情。

在洛杉矶颇为让我们感到不爽的是,科比伤了!我来洛杉矶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能在斯塔普斯中心在科比退役前看一场科比的比赛。但如今,这个愿望落空了。科比居然在我要看的湖人对森林狼比赛的前一场再次受伤,无缘下一场的比赛。虽然12月20日这场比赛最后湖人队获得了胜利,并且我们拿到了免费的早餐券。但这还不足以弥补我没有看到科比的损失。

洛杉矶作为全美第二大城市,其downtown也是一如既然的恐怖。遍布着的黑人和墨西哥人的城区使得洛杉矶的市中心非常的危险。1994年洛杉矶种族大骚乱时,华人的店铺几乎被洗劫一空,只有韩国人敢于拿着冲锋枪站在店铺门口,保卫自己的店铺不受损失。这种不怕死不要命的拼搏劲头最后保全了韩国人店铺不受损失。移民问题在现在以及在未来的相当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困扰美国的一大问题,黑人会占据一个又一个中心城区,把白人赶到非中心地带,形成一大片法律的死角。这样的问题在现行的美国司法体制下,几乎是无解的。

都说加州的阳光很不错。但我在洛杉矶的几天,感受到的却是洛杉矶从上世纪50年代遗留下来的空气污染。虽然洛杉矶的空气环境比起北京上海来说已经好了许多,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工业化遗留下来的空气污染至今依然困扰着洛杉矶。美国人在上世纪60年代出台法律和严格措施治理洛杉矶的空气污染,经过50年的治理洛杉矶的空气已经好了许多,但是时至今日洛杉矶的PM 2.5依然在七八十左右(据我目测)。这说明治理空气污染的代价和后遗症是很惨重的。就算中国从现在开始治理空气污染,按照洛杉矶的经验,我们依然需要付出两代人的时间才能把空气恢复到可以接受的水平。如果想要恢复到1980年代初期的空气水平,也许需要花费上百年的时间。环境改善起来比污染起来实在是要难上许多倍。有调查显示在空气污染水平在人均GDP 10000美元以下是逐渐增加的,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人们可以腾出手来治理空气污染,于是发达国家从GDP10000美元开始空气质量就逐渐改善。由于中国的人均GDP尚未达到10000美元,可以预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空气污染非但得不到改善,反而会更加严重。但这个问题总有一天会得到解决的,因为空气特供并不能做到像饮用水和食物特供那么彻底。所有的人都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这个问题迟早会引起全中国人的重视。但是否能够治理成功,这在今天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GOOGLE小记

 

机缘巧合,我在加州游历期间,有幸来到了美国GOOGLE公司总部参观。若不是有人带我进GOOGLE,我实在是无缘见到这家为员工提供优质福利待遇的硅谷伟大公司。

谷歌可能是遗传了创始人的学生气,把主厂区叫做Main Campus。我们三位访客,在踏入谷歌的第一步开始,就感受到了这家现代化的互联网企业在电子化方面领先于中国同行的地方。我们首先通过三个触屏登记了访客信息,而不是通过国内传统的门卫室在本子上登记。拿到一张访客证明,我们踏进了谷歌公司在湾区的总部大楼。谷歌不仅对自己的员工非常慷慨,她对外来的访客也是非常慷慨的,谷歌公司里面所有的娱乐设施和食物饮料都随便享用,甚至连象征性的门票钱也不需要买。传说谷歌的食堂是五星级的,我们很想体验一把。但是由于我们访问谷歌的那天正好是平安夜,谷歌的食堂都大门紧闭,这不免成为我们这次访问谷歌的一大遗憾:和谷歌著名的五星级食堂擦肩而过。

我们在谷歌里享用了大量的免费饮料,玩了各种各样的娱乐健身和修身养性的器材。上至桌球房、乒乓房、健身房到自动睡眠机,下至电吉他、钢琴,我感受到了谷歌这家公司为员工提供的优质福利保障。单身的员工甚至可以不用回家,吃喝拉撒睡公司都可以承包。从这点意义上来说,谷歌的员工福利有点像中国的大型国企,从吃饭、住宿、交通、洗衣服、医疗的方方面面为员工提供最优厚的保障。人家说谷歌的员工早出晚归是因为对谷歌食堂的美食念念不忘,这样人性化的福利措施反而使得员工能够自愿加班,这和中国公司的强迫员工加班而拖欠加班工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去年谷歌甚至推出了为去世员工提供额外的十年半数工资的举措,这更是让所有员工感到无比温馨。这样的一家为员工提供超优厚福利待遇的公司,依然能创造出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排名靠前的利润率,实在说明人力资本是当今发展力的第一要素。中国的企业在这方面的重视程度还远远无法和谷歌这样的公司相提并论,中国公司给能者的待遇相比较他们给公司带来的回报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从本质上而言,谷歌是一家广告中介公司,他用从广告中介赚来的钱去做一些不产生任何现期现金流回报的项目,比如说search engine, gmail, google map, google earth, google drive等等。谷歌可以通过这些大块民意的项目赚取人心,从而为他的主要营收项目:广告业务带来更丰厚的回报。从这一点上来说,谷歌是一家用赚广告的钱做人类科技潮流的公司。每个员工甚至可以用自己的20%的工作时间来做工作以外的个人兴趣爱好。这种兴趣爱好很可能会在未来给公司带来意想不到的额外收益。从谷歌的眼睛项目,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和全球热气球wifi覆盖项目可以看出谷歌的野心不仅仅在于为谷歌带来最大的回报,而是为全世界和全人类改变目前的生存状态,让科技的力量造福全人类。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实现股东回报的最大化。感谢上天创造出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商业模式。当我们每日为华尔街金融大鳄的损人不利己而骂娘的时候,我们不妨多看看谷歌是怎么样让全世界佩服的。这样的一种不作恶的精神将始终激励着全世界的软件工程师选择谷歌,为人类未来的科技进步而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当我们这些旅游用这google map进行着旅行规划和路线准备的时候,我们应该感谢这些在南湾工作的世界上最优秀的软件工程师,这些人用他们的勤劳为人类信息和知识的快速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当我们为能够免费使用谷歌业务而感到庆幸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已经成为谷歌最忠实的用户,也为谷歌进一步做大做强广告业务创收提供了坚实的用户基础。这样的用户满意度,是别的企业无法复制和媲美的。这就是谷歌,一家永不作恶的伟大的公司。

IMG_1190 IMG_1217 IMG_1203 IMG_1243

浓浓A股情

也许中国人是对股市最有情结的。自从90年代初邓小平南巡讲话,相继成立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后,国民发现不仅仅可以通过储蓄增值财富,还可以通过自己敏锐的智慧和判断力创造财富后,全民炒股的热情被大大地点燃出来。中国人是一群太聪明的团体,一群太聪明的人竞相博弈的结果就是传统的股市模型在中国完全失效,加之中国股市特有的背景和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导致了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模型高手在中国金融市场里十赌七亏二平一赚。似乎华尔街上成立了一百多年的金科玉律放到中国的证券市场上就失效了。

再沪深A股市场规模并没有做的很大之前,在股票市场里赚钱似乎还是相对容易的。A股市场上的坐庄现象比比皆是,投资者似乎只要跟住了一个强庄,用逆向思维的方式揣测出庄家的坐庄意图,就能很好地利用船小好调头这一唯一有利于散户的投资优势,在庄家出货前胜利大撤退。中国A股的成立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国企融资困难的问题,当时的上市是一项政治任务。90年代的时候,诸如青岛啤酒上市还是青岛市委市政府的头号工程,由当时时任青岛市委书记俞正声牵头,利用他当年在北京政治圈和康华积累下的深厚金融界关系,把青岛啤酒的IPO做的十分漂亮,达到了政府、企业、券商和投资者皆大欢喜的良好局面。当然,作为一项政治任务,股市中充斥了行政命令而不是现代自由经济的基本规则。粉饰报表甚至朝令夕改成为了家常便饭。1996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朱镕基觉得中国的股市充满了泡沫,就用强硬的舆论势力硬生生地把A股杀出了几个跌停板;而在1999年519行情刚起步的时候,中国官方又通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方式肯定了这波上升趋势为“恢复性行情”。当时稍微对中国政治经济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政治背景和意义。中国官方就是用这样一种巧妙的方式完成了对A股市场的大方向把控。

事实上,在21世纪之前,在现代科技革命还没有改变证券市场组织架构和信息传导模式之前,在A股中赚钱并不是那么的艰难。只要不要运气差到买到银广夏和中科创业之类毫无出货机会的股票,就算是在100块钱的高位买到亿安科技这种罗成高度操控的中国第一百元股也是有机会全身而退的。只要领会揣测出中央意图,就能跟上时代的潮流完全财富上的自力更生。但是太多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种机遇,反而不断地指责中国金融市场充斥了肮脏的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事实上全世界的金融市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因为金融市场的暴利和随机特征放大了人性中的所有弱点,使得权力不可能轻易放过这块最佳的套现领地。而2000年后中国金融市场里发生的就不仅仅是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那么简单了。这时候,就是一种赤裸裸地欺诈掠夺过程了,市场的壮大使得即使通过连续加息和印花税乃至人民日报大呼小叫都无法阻止和改变大趋势了。所谓的内幕交易比起如今证券市场里的肮脏勾当,无论从手法上还是从金额上已经干净了许多了。

吴敬琏老先生说中国的股市是一个赌场。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是很准确,中国的股市不单单是一个赌场,更是一个不停的出老千的赌场,一个骗局。一个技术高超的赌客是可以不停地在赌场里赢钱的,但是同样的这样一个技术高超的赌客是很难不停地在一个骗局里赚钱的。众所周知金融市场的中心目标就是完全资产的合理配置,把最优质的资产配置到最有能力的资产运作者手中,从而使得社会得以更高效的运作。但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中,我们看到的恰恰是一个资源逆配置的过程,最佳的金融资产往往是配置在最能糟蹋的人手中,导致了巨大的金融资产浪费,扭曲了一切金融价格信号,无法发挥出中国人特有的勤劳聪慧的特性。简单的来说,谁最能在报表上作假,谁最能给监管机构利益输送,谁最能在权力金字塔上接近中心地位,就能获得高价融资和高位套现的机会。本来中国国有资产的产权机制和公司治理结构就是模糊不清的,再加之中国政府致力于扭曲一切经济要素的价格信号,使得人们无法辨识出真实的市场利率水平,给国有股定出了离谱的天价而给中小微企业定出了相对过低的价格。举一个例子,中国的四大行在IPO之前早已破产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靠着国家的再输血和财务报表的剥离完成了死后复生。最极端的例子就是中国农业银行,由于农行的贷款质量过差,农行在世纪交接之际坏账率高达接近50%,而资本充足率只有2%,也就是说那时候的农行每2块钱贷款中就有1块钱是收不回来的,而农行的自有资金只能负担坏账损失的1/25。准确地说,农行那时候早已经破产了25回了。但是这样的市值早已经应该是负数的银行资产却获得了2倍PB的估值,居然获得了浴火重生。我们应该把一切西方的教条书本全部扔进垃圾桶,建立一套中国特色的权钱评估的估值体系。一个企业的估值不是取决于他的盈利,而是取决于他在权力架构上的位置。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再好的企业也可以一夜之间一文不值;而中国人瘌痢头儿子自己的好的心态,使得大而不倒的国企获得了金融教科书上不可能出现的奇高估值。股票的价值本质上反映的是这种权力的价值。所以有学者指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权利套现的场所一点也不为过。精确地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带来了权力的超额收益,市场经济又是最佳的套现场所。没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没有超额收益,没有了市场经济就超额收益就没有套现场所。两者的完美结合塑造了中国特色社主义市场经济这头怪物,顶着世界最高速的经济增长速率,拥有着全世界表现最差的股市。这时候的官方舆论,已经顶不住几十万亿浩浩荡荡的权力资本套现。人民日报社会甚至救市策略早已经不能改变中国股市中长期的萎靡不振了。

中欧国际商学院著名教授许小年说他已经放弃A股的研究,因为A股毫无规律了。这位受过美式严密经济金融学训练,又在中国金融市场中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老江湖都说出这样令人绝望的话,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但是其实在21世纪中国金融市场大量的创新工具给A股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这往往是研究沪深A股乃至一般的散户投资者所忽视的。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封闭式基金了。一般的散户投资者很少关注封闭式基金的诸多奇妙性质,比如说封闭式基金特有的折价率和上证指数的关联,只要很好地关注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可以把握住封闭式基金大折价率的拐点,吃到封闭式基金折价率降低和大盘回暖的双重利润。而2007年之后推出的创新型分级封闭式基金给广大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在股市上谋取确定的利润可能,只要很好地研究基金条款,把握住分级基金向上向下杠杆不对称的良机,获取超额利润。其想法和21点中在期望回报率高的时候下重注是类似的:在某一些特定的时刻该分级基金的向上杠杆高达2.8倍,而向下的杠杆只有1倍,投资者可以把握住向上向下杠杆的高度不对称性,用可能输小钱的代价换取可能赚大钱的机遇。之后陆陆续续推出的分级创新型基金更是如此,金融行业甚至民间的有心人只要阅读基金利润分配条款,搞清楚基金杠杆和价格的关系,就可以在杠杆拐点上获取正的期望收益。这样的好事,在沪深A股的历史上太罕见了。所以很多投资者称呼这些创新型封闭式基金为东方神鸡是那么的形象生动。

再有,在深圳的中小板和创业板中,拥有着大量的具有旺盛生命力的中小企业,这些民营企业家用自己的热情乃至生命,抒写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新篇章。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苏宁电器,其夸张的扩张速度和不停的十送十当年震撼了所有的中小投资者,使得他们意识到这样的高增长企业能给他们带来几十倍的回报。事实上中国的资本市场里不仅仅有大量的毒瘤,还有很多这样的优质企业等待投资者去挖掘。中国未来在养老、医疗、教育产业上潜力巨大,在满足了中国人吃喝拉撒睡的基本生存需求后,中国人会更多地追求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这种需求是中国未来前进的动力,也是沪深A股未来的潜力,更是投资者未来生财之道。当然我们需要提防中国经济潜在可能的无预警性崩溃给这些产业带来的致命一击。也许这些优质产业等不到那一个给他们带来爆炸性增长机遇的明天了。

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高手无言才是沪深A股市场上不变的真理。那些动哉叫嚣已经找到了沪深A股规律的人,似乎总是最浅薄的。我们在市场面前,永远是个学生。想我儿时站在外滩上海证券交易所门口的时候,无法想象中国金融市场在今天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巨大的规模上。无论是权钱交易与否,这样的规模可以说已经是相对于过去巨大的进步。这样的一种不合理不平等,已经是建立在全民帕累托改进上的不平等。当然这样的帕累托改进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要做到的还有很多,我们未知的也还有很多。

睡前小作13 TEX

 

很小我就听说过tex,也知道tex的创始人不惜以每次加倍的悬赏来征集tex中的bug以求完善。至今为止,人们通过debug tex获得的支票额度都不超过100美元,可以想见tex是一个设计非常严谨 的语言了。

但是直到如今,我才发现,tex其实是一个错误非常少,但是语法设计非常糟糕的语言。作为一款论文或者专著的排版软件,tex的算法还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tex的语法设计实在是坑爹的很。至今为止,大部分的人为了实现某一个特殊的功能不得不绞尽脑汁在谷歌甚至是各种手册上翻出tex特定对应的语法。也就是说,tex这个语言的一致性很糟糕。人们需要不断大量记忆不同的语法规则,而不能通过简单地记忆一些非常短小精炼的规则来实现整个论文的排版。从一点上来说,tex给无穷多的科研工作者带来了巨大的困扰和麻烦。 但是北美学术圈的规则就是不合理的惯例也是真理,这导致大量的初学者不得不在这笨重的tex上浪费了大量时间。尤其是那些需要大量插入表格和绘图的科技工作者,可以说只能在背后偷偷地把tex的设计者骂得狗血喷头,而在明处不得不对这款排版软件恭维有加。事实上,对于权威的认同已经耗费了大量宝贵的科研精力,使得大量的聪明才智不能有效地利用在真正的思考上。

这是无奈的现实,也是目前体制下无解的一道难题。真正创造是要颠覆学术规则,但是学术规则是为了在早期筛掉一批不适合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的。也许,在信息高度一体化的未来,这样的现实会随着互联网云服务的普及而改变。这些tex之类的规范终将会有一天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但至少现在,我们不得不使用这糟糕的排版系统,浪费我们的一些宝贵青春。因为似乎我们不用,全部的青春也许就会被浪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