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MV

 

       这个恒等式在中国的本科高等教育课本中已经被教过无数次。无论是采用曼昆的经济学原理或者宏观经济学或者是中国本土的经济学教材的学生,都会在课堂中接触到这个上世纪早期关于货币的恒等式。“证明”的过程是这样的,PY是名义总产出,而MV是货币流通速度和货币总量。由于名义总产出是按照货币的总经手规模测度的,而这恰恰就是MV,于是我们就得到了PY=MV这个货币恒等式。

       但是在今天的货币金融学的模型中,这个公式却大大地有问题,甚至于等式左右两端有着数量级上的巨大差异。PY测度的是总的名义总产出,此处值得是名义总商品产出,也就是我们日常衣食住行购买的商品。而等式右侧测度的是总的货币经手规模。这个等式在金融市场尚不发达的一百年前成立还勉强说得过去,而在金融市场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实在没有理由继续坚持这个荒谬的恒等式了。如今的货币需求99%以上都是用来购买虚拟的金融产品比如有价证券、保险以及各种复杂的金融产品,只有1%的货币是被用来购买实物商品。PY=MV左侧测度的是按价格测度的商品规模,右侧测度的是包括商品市场和金融市场在内的一切货币经手规模。在金融市场占据货币需求主导地位的今天,这个等式似乎再也不能成立了。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M的测度。我们到底应该用M0还是M1或者M2来测度所谓的货币总量。如果仅仅是M0的话,难道在信用卡如此流行的今天,我们都只能用现金在购买商品么?如果是用M1或者M2作为货币总量的话,我们的金融资产难道仅仅是用来采购商品的么?费雪的时代,金融市场不发达,没有信用卡,把金融市场完全忽略掉得出这样一个恒等式,两端似乎在不存在数量级上的差异。在金融市场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国家的教师还在用这样的恒等式教育一代又一代的学生,说他们是书呆子又有什么为过呢?似乎很少有人想过每一个似乎是金科玉律的等式的背后逻辑。在整个世界变得面目全非的一百年后,我们在大学本科的教学过程中依然给学生灌输这样的概念,实在是让人苦笑不得。

       费雪恒等式还有一个问题,就是PY测度的是最终商品的总货币价值,而MV计算了所有用货币交易过的商品(包括半成品)的货币价值。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等式左侧和右侧对于半成品价值计算的出入。

这个看似金科玉律的恒等式居然堂而皇之地在中国大陆的经济学教育中流行了二三十年而少有人对此进行反驳,似乎已经深入人心。不少学者甚至用这个逻辑上完全不成立的公式推演中国该发行多少货币,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事实上,货币发行规模是一个难以测度的指标,在金融市场高度发展并且会更发达的今天,大量的创新型金融资产也可以被纳入到货币或者准货币的范畴中。这给货币经济学带来了新的挑战。也许一种新的金融工具的发明就可以给货币规模带来显著的变化。这也就说明了货币的合理发行规模的测度不仅不可能,并且不合理。我们应该完全放弃费雪恒等式,放弃用传统的货币总量测度通货膨胀的方式。事实上,美联储已经放弃使用货币总量作为货币政策的评估工具,改用更为合理的通货膨胀率作为货币政策的制定依据。这已经提示我们,再用一万只眼睛盯着货币发行总量,已经没有必要了。

PY=MV的谬论在中国大地上流传了20年,似乎还会继续流传下去。还有诸如此类许许多多的谬论也在中国大地上流传,足以警戒我们,学经济学要搞明白经济概念背后的逻辑。不能死抱着过时的概念,来迎接日新月异的世界。拿来主义,永远不曾在这片土地上消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