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mail to my teacher

我越来越感受到北美的经济学界现在大部分人都是只会套模型,不懂得模型背后的逻辑,于是做出来都是啼笑皆非的荒唐文章了。主要原因是老师是这么教的,于是学生就这么学了。我想他们以后也会这么教学生的,如果老师的逻辑是错的,那很有可能学生也学个稀里糊涂。

真的有思想有脑子的人是不多的。现在北美学术圈各个学科都有被华人占据的趋势,估计以后中国人会占据北美经济学圈。但,这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因为这些人绝大部分还是不懂得中国问题的。
我这次去纽约,见了很多朋友,觉得拿绿卡希望越来越小了。因为现在很好的学校出来的学生都留不了美国,也许等我毕业的时候MIT的中国学生都不能在美国找到工作了。
但这并不妨碍我把中国问题搞清楚的决心。我要把中国问题想清楚,写透,让后人看清楚中国问题的本质。
杨小凯说,大家都同意苏联的集权制度是所有政体中离民主最远的。但是如果世界是由大量主权国家组成,则对人类历史发展最有意义的格局是,一百多个国家试验各不相同的政体,包括最坏和最好的。因为不经试验,人们根本无法判断效果(好、坏)。这个过程中试验最坏政体的国家,对历史的意义也许最大,因为此国人民受尽苦难,却为全世界人民留下了最宝贵的信息。
我想,这就是我们做中国问题的重大意义,它的意义远比分析美国问题来的有价值。因为只有把坏的分析透了,才知道什么是好的。这种价值是带给全人类的,让所有人少走弯路和错路的。而这条错路,是中国人用生命试出来的,我们有责任让后来人不再走这条错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